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王】大眼大眼

#艰难赶上521的尾巴,我真的是尽力了_(:з」∠)_

#和最初的脑洞有点差,因为急着赶出来,可能以后有时间会稍微改改会有后续吧。

#希望大家体谅一个毕业狗orz

  

       “叶叶叶叶叶……叶修?”

       “叫什么叫,我可不是大孙,不用叫我爷爷。”叶修叼着包子,抬起眼皮斜睨了表情怪异的孙翔一眼,没好气地说。

       前一天国家队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终于小组赛出线,而淘汰赛之前有三天的修整时间。全体队员们都难得放松地好好睡了一觉,叶修作为领队却仍然坚持看了一晚上比赛资料。这会儿他好不容易挣扎起床找了点吃的,却差点被孙翔这声怪叫噎到,能有好气就怪了。

       孙翔难得没有听到他的话就炸毛,他抬起手乐不可支地指着叶修的眼:“哈哈哈哈哈叶修你是被王杰希传染了吗!”

       叶修咽下嘴里的包子翻了个白眼,心里感叹着小年轻的思路果然比魔术师还难以捉摸,一边溜达着往回走。越过孙翔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拍了拍孙翔的肩,语重心长地说:“这还没夺冠呢,小伙子稳重一点,夺了冠你爱打扮成什么样都随你。”

       孙翔一头雾水地看着叶修拖着步子走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白T牛仔裤没毛病啊?

 
 
 
       片刻之后。

       叶修坐在自己的床上,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叶修无力地扭头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的大小眼,回过头来对上王杰希同款的大小眼,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眉眼间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困惑:“我就知道右眼一跳准没好事——你确定不是睡觉睡肿了?”

       “呵呵。”叶修点了支烟叼在口里,眼神不经意的扫过王杰希的身后和头顶,看得王杰希身体一僵。

       他突然探身向前,一口烟气喷在王杰希脸上,轻笑出声。

       “如果你头顶的耳朵和尾巴不要抖得那么欢快,说不定我就信了呢,杰希大大。”

       王杰希被呛得咳嗽了两声,再张口时声音里反而带了一丝愉悦:“啧,可惜我控制不了。”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大眼?”叶修直起身,意味不明地盯着王杰希。

       “现在你也是大小眼了。”王杰希耸了耸肩,看了眼叶修的表情,又补充道:“我真不知道你这怎么搞的,不过如果和我一样的话,其实也没多大影响。”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眼,“就是能看见别人的内心情绪吧——具体表现出来就是兽耳和尾巴的状态,你已经体会过了。”

       “今早看见孙翔,我还以为是他们小年轻庆祝出线的特别打扮。”叶修感叹了一句,“所以其实是虚拟的?我说你怎么会看相,还真是大小眼的原因啊。”

       “我没有会看相。”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纠正,他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习惯习惯就好了,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王杰希诚恳地安慰着叶修,叶修却敏锐地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揶揄的味道。叶修吸了口烟,冲他摆摆手。

       “大眼你别在那幸灾乐祸,我这也就是个突发状况,说不定哪天就好了。再说了,讲道理啊,这耳朵尾巴看起来还挺衬你的,照沐橙的话说,嗯,挺萌的。”

       “你这心还真挺大啊。”王杰希抖了抖耳朵,有点不自然的为叶修的反应下了结论。

 
 
 
       “万万没想到,小周居然是兔子。”晚饭的时候,叶修硬是端着碗挤到聊的正欢的王杰希和李轩中间,敷衍地冲李轩笑了笑,就和王杰希咬起了耳朵。

       王杰希不得不向李轩递了个歉意的眼神,然后低声回道:“我倒觉得周队那么害羞一个人,兔子一点也不违和。”

       “不违和吗?那下次你和他一对一练习的时候,你把一枪穿云脑补成兔子试试啊。”

       王杰希不由得想了一下那个画面,“噗”地笑出了声。

       “哎老叶,我说你和王杰希说什么呢!你看你把人逗的,王杰希多严肃一人啊,让你搞得两只眼都快一样大了——哎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你这什么眼神啊怪怪的……咦咦咦咦?你怎么也大小眼了?”对面黄少天不经意往他们这里瞄了一眼,正好看到这一幕,惊讶地突突突说了一堆。

       一片沉默。饭桌上的人闻声全都看了过来。因为叶修在房间研究了一下午战术,所以他的大小眼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嗯……至少在上一秒被黄少天说出来之前是这样。

       现在么,则是没有人不知道了。

       听着桌上一片哄笑声打趣声,叶修不耐烦地敲了敲碗,似笑非笑看向黄少天:“小短腿儿你很有精神嘛,吃完饭记得加训俩小时,做不完下场不让你上场哦。”

       “喂喂喂!小短腿儿是什么鬼啊!不带你这样的!以权谋私徇私枉法不明大义!队长救我救我你快制裁他!”黄少天没想到叶修居然这么对他,一脸悲愤欲绝,眼泪汪汪看向喻文州寻求安慰。

       喻文州笑眯眯的,脸上写着“无能为力”四个字,就看着他不说话。

       叶修轻飘飘看了黄少天一眼,“下次记得不要挑战领队,不知道大小眼最迷人了吗,嗯?”

       王杰希离得最近,被叶修最后上挑的尾音撩得骨头一酥。他暗暗定了定神,按捺住内心关于这句“大小眼最迷人”的深度解读,用胳膊肘撞了撞叶修。

       “就算你看出黄少天是柯基来,也不至于直接喊他小短腿吧?”他小声说着,语气像平时一样平静,却不知道自己耳根早染上一抹微红。

       “这不是好玩么。”叶修笑笑,随后又瞟了喻文州一眼,刚好撞上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眼神。喻文州仍然笑着,朝叶修点了点头。

       “你看文州这小狐狸,对着少天面上一脸为难,心底也是乐的不行。啧,这才是真心脏。”叶修也冲对面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筷子准确地夹中鸡心塞到嘴里,一边假模假样地感慨着。

       论起心脏来,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王杰希翻了个白眼,终于没有理他,自顾自挑起了鱼刺。

       叶修见状也没再多说,用余光看了看王杰希随意搭在椅背上的尾巴,像是确认了什么,扭头便兴致勃勃地和另一边的李轩扯了起来:“轩儿啊,你养过猫吗?”

 
 
 

       接下来两天大家也都集中精神努力练习,毕竟到了淘汰赛阶段容不得一丝马虎——所以叶修的大小眼也没有引起过分关注,只有张佳乐黄少天逮着机会吐了几口槽,说他和老王夫妻相什么的,被叶修罚了几次训练就老实了。毕竟大家都不知道这大小眼有什么奥秘,还以为他是睡肿了呢。

       叶修表示这两天我觉都不怎么睡了好吗?

       偶尔开战术会议的时候王杰希会注意到叶修略带憔悴的面容,像他这么骄傲的人也会觉得佩服。叶修因为是领队的缘故,基本不会上场,所以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赛前的准备上,以至于习惯了熬夜的他也有点扛不住了,不自觉就露出了疲态。

       毫不夸张地说,不管最后的成绩如何,叶修都是国家队最大的功臣。而这个人甚至不确定会不会有机会出现在比赛场上。

       太残忍了。

       王杰希有时候会想,这个人经历过那么多坎坷,路上有那么多曲折,他都毫不在意,一往无前地闯了过来。上天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呢?他明明值得最好的。

       “大眼,想啥呢。”

       这是半决赛的现场,当前正进行到擂台赛阶段,周泽楷作为首发已经挑到了对面的二发。王杰希没有发现自己又一次出了神,直到叶修凑过来,灼热的呼气喷在他的耳朵上。他吓了一跳。

       叶修像是没发现他的走神,继续在他耳旁嘀咕:“刚才入场的时候你注意俄罗斯的队长没,我猜他是西伯利亚黑熊,壮的能顶上三个黄少天。”

       王杰希迅速调整好表情,抬眼看了看对面选手席上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黑熊君”,无奈地摇摇头:“你怎么总跟黄少天过不去。这比赛又不是看体型,谁块大谁就赢。”

       叶修挑了挑眉。“你们药庙不是不两立吗,你怎么还替他说话。”

       “什么药庙不两立,你怎么也跟着粉丝们瞎胡闹。”王杰希纵然魔术师思维跳脱,也被叶修的话搞得哭笑不得。他瞪了叶修一眼,看着叶修的大小眼,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叶修看他笑了,像是微微松了口气,伸手过来拍了拍王杰希肩膀。

       “别有压力啊魔术师大大,就尽情的飞吧。一路走到这里了,那就只有拿到冠军才能停下来。”

       王杰希一怔。然后他扭过头看向屏幕,撇了撇嘴。什么嘛,我又不是在担心比赛,才不需要你来打气好不好。

       叶修眼角扫见王杰希头顶耸拉着的耳朵又悄然支棱起来,尾巴也一甩一甩的在地上轻拍,神色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这天,俄罗斯国家队在团队赛首次见识到魔术师诡谲莫测的战斗方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惨痛教训。

 
 
 
 
       三天后就是决赛了,他们的对手是以大比分打败韩国队晋级的美国队。到了现在几乎没人再看好中国队了。

       回到酒店开战前会议,队内气氛有点压抑。叶修眯着大小眼,眼见着成员们的耳朵几乎都低耸着,个个都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他心里泛上一丝忧虑。

       自己都没信心的话还怎么赢?

       叶修心里闪过一个又一个想法,应该说些什么来振奋士气,却又觉得这些人都各自强大,需要的并不是自己苍白的话语。

       然后这时他听到王杰希冷静的声音响起。

       “喻队,我们是不是还有一次替换成员的机会?”

       喻文州点了点头,“组委会规定每支队伍整个赛程都有一次替换机会,我们还没用过。王队的意思是……?”

       “叶修歇了整个赛程,到最后总要让他派点用场吧。”王杰希说着,挑眉看向叶修:“领队大人不会手生不敢上场了吧?”

       叶修闻言扬眉,斗神的气势蓦地散发开来,眼睛里散发出夺目的光:“大眼啊,可得考虑清楚你是在跟谁说话。”

       “那就这么定了。话说的这么满可别拖我们后腿啊,领队大人。”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全场。

       叶修也跟着扫视了一圈,却惊讶发现所有人都恢复了满满的自信,连一向淡然的张新杰都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

       他仿佛抓住了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有抓住。

       会议结束的时候,叶修最后留下整理资料。王杰希拖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才四平八稳地迈着步子走到叶修背后,微俯下身。

       叶修听见王杰希放轻的声音微带笑意贴着耳朵传到脑海里,语气笃定而虔诚。

       “我知道你担心很多事情,担心跟队伍磨合不够,担心自己状态跟不上。但是可能你自己意识不到,叶修,对于我们这些职业选手而言,你的存在才是最能让人安心的力量。你是荣耀最大的信仰。”

 
 
 

       不知道是不是被王杰希那番话震动了,叶修后来两天状态奇佳,不管是战术方面还是个人战斗方面都达到了巅峰水平,几次队内对抗赛都把对面虐的不行,让众人仿佛又回想起当初被叶修支配的恐惧(x。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队队员们也个顶个的战意满满,信心十足。没人觉得自己会输,因为带领自己的是这个男人啊。

       叶修当然也不负众望地带领大家走向了胜利。散人这个职业第一次出现在世邀赛赛场上,就给国际上的荣耀玩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而直面散人的美国队,遭受了比上次俄罗斯队更大的打击,纷纷倒在了散人快打之下。

       中国队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每个人都在笑,又好像每个人都在哭。每个人都在互相拥抱,也不知道嘴里都在喊的什么。叶修习惯性地一个人溜到角落,抬头看着冉冉升起的中国国旗,微笑着,抬手捂住了眼睛。

       “别挡。”别挡住你眼里的万千星光。

       他感觉到另一双手把他的手从眼睛上扯了下来,温柔而有力地一下下按摩着。叶修咧了咧嘴。

       “你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就别还费这力气了。”这么说着,他却没有一点要把手拿开的意思。

       王杰希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可没有你这么不济。你都退役的人了。”

       “退役怎么了,退役不还照样拿冠军。”叶修的语气懒洋洋的。这说的是第一次退役之后从头再来的事。

       王杰希手上一顿。

       “是是是,第一次退役拿了挑战赛冠军,第二次退役拿了世界冠军,你这也是没谁了。”

       王杰希低垂着眼笑骂着,心里却微微难过。如果那一年半没有被耽误就好了。

       “啧。大眼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王杰希抬头。

       对上叶修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说,我现在也是大小眼了,你还在我跟前装什么。”

       叶修抽回手,伸进兜里掏了掏,掏出来一个小盒子。他挠了挠头,“我知道你有一个了,但是我还是觉得用这个蛮合适的。”

       王杰希像是想到了什么,嘴唇有些颤抖。他瞪着眼睛,双眼倒真的要一样大了。

       叶修把盒子打开。

       “呐,我喜欢你,王杰希。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王杰希直直看着叶修,手还保持着伸出的姿势。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叶修看着王杰希头顶一抖一抖的猫耳朵,笑了笑。

       “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啊。”

 
 

—Fin.—

 
【小剧场】

叶(伸手揉了揉猫耳):哎大眼,你不是说这是虚拟的吗?怎么我摸得到啊?

王(偏头试图躲开):我怎么知道!我是什么也摸不到啊!

叶(思索状):可能是我比较喜欢你吧,别人的我也摸不到。

王(严肃脸):胡说。我更喜欢你。而且是我先喜欢你的。要不是我你能大小眼?

叶(挑眉):哦?

王(声音低了下来):嗯……有个晚上不小心看见流星就随便许了个愿望然后第二天你就……(耸肩)

叶:???

评论(9)
热度(269)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