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王】那时年少

#五月来啦。赶在劳动节这天更个文,感觉五月的自己也是十分勤恳呢(bushi

  
※学生时代的叶王

※私设如山

※没错和原著有出入的地方基本都是私设

  
  
   
01.

       “诶,你也玩荣耀啊。”

       王杰希正低着头在练习册上写写画画,旁边一人突然探头过来,语气惊讶。王杰希迅速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不知道在涂抹些什么。

       新来的转学生。喜欢上课睡觉不喜欢交作业。偶尔会逃课但成绩也还说得过去。不怎么讨老师喜欢。应该不像会告状的人。他脑子里迅速而不动声色的转过这些念头。

       “哎问你话呢你怎么不理人啊。”转学生叶修干脆一屁股在他旁边座位坐了下来,伸手勾上他的肩膀,笑嘻嘻地搭话:“我主要玩战法,你玩什么职业的?”

       还是个自来熟。王杰希对搭在肩上的手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在心里又加上一句。

       意识到对自来熟没有办法用不回应的方式打发走,王杰希终于停下手,扭过头严肃的回复,试图跟他说清楚:“魔道学者——我要研究战术了。你不要跟别人说。”也不要再打扰我了,大课间马上就要结束了。

       “啊,我懂。”眼前的少年一副了然的样子,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啧,你们好学生,真累。”然后他又仿佛没听懂王杰希的话外音,兴致勃勃地凑上来,“我看见你画的战术图了,很有条理嘛,都快赶上我了!”

       王杰希有点无语。他对自己的战术有充分的信心——他甚至没见过第二个和他一样对战术有研究的同龄人,自然不会信他的胡说八道。他只当这个自来熟还是个自恋的家伙,伸手推开挡住自己视线的头,打算不再理他。

       也没遇上太大的阻碍,这颗头轻易地被他推出去三十厘米。只是这时候头的主人看也不看地伸手在图上一指,“这里有个缺口哦,对方一个捉云手你们的牧师就没啦!”

       王杰希往他指的地方一看,撇了撇嘴。虽然看得懂他的简图说明不是个外行,可是果然还是吹牛吧。他拿笔敲了敲另外一个位置,语气有些不耐烦:“这里的剑客可以打断。”“可是这里,”那颗头又顺理成章地凑了回来,眼睛盯上另一处:“只要这个神枪用大招摆脱,再来哪怕是个普射骚扰,剑客就无法打断了。”

       听叶修说得有模有样的,王杰希神色认真了起来,不由得按他说的一推演,沮丧的发现这个人说的竟然毫无问题。“那神枪的技术得非常好才行。”他在“非常”二字上咬着重音,好像是在反驳,心里却明白这不过是自己不甘心找的借口。

       叶修转过脸来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的大白牙:“反正我就行。”

       骗人。王杰希在心里说,明明你刚才说你玩的是战法,怎么可能神枪也玩的这么好。他没有出声,因为这时候铃声忽然响了,他开始慌慌张张地收拾桌面,找出这节课的课本。

       等他收拾好扭头一看,那个转学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无精打采地转着笔。像是感受到王杰希的目光,他抬头一笑,张口无声地说:“下回一起打一场啊,王杰希同学。”

       王杰希回了个“好”的口型,然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连这个转学生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02.

       “走走走,去网吧打一场。”王杰希还在想要不要找叶修——他现在打听到了这个人叫做叶修——要昵称加个好友,没想到叶修比他直接多了。这才刚放学,他就单手把书包甩在肩上,一脸迫切地过来喊人。

       正在收拾书包的王杰希立马站起来,一手捂住叶修的嘴,小心翼翼地左右张望。叶修翻了个白眼,伸手把嘴上的手拿开,“班里的人都走光了!”说着一手还狠狠揉了一把王杰希的头发,“用得着嘛你。”

       班里的人确实都走了,放学铃一打大家就和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王杰希于是也加快了收拾的速度,嘴里嘟哝着“摸头长不高”,却也没怎么不高兴。

       好像两个人不是第一天认识,而是相识多年的好朋友一样熟稔。

       “走吗,去我常去的那家网吧!”终于等王杰希收拾好,叶修嘴里问着,却没等他回答,拉着他就往外跑。王杰希猝不及防被拉着跑了几步出了教室,他反应过来甩开叶修的手,迈着步子一本正经的说:“未成年人不能去网吧。”

       “老王你不会没去过网吧吧?”叶修双手枕在脑后,扭头瞪着眼睛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王杰希,一脸讶异。

       王杰希有些窘迫,“没去过才正常呢……你干嘛叫我老王!”叶修摊了摊手:“嘛,王杰希三个字太长了,老王多亲切啊,我又不能叫你小王吧。”话音未落就往前一跳,避过了王杰希的突然一脚:“你才王八!”

       两人嘻嘻哈哈打闹了一路,走到校门外公交车站的时候,叶修扯了王杰希一下,“你真不去网吧啊?”“不去。”王杰希板着小脸,一本正经。

       “那干脆去我家吧!我家有两台电脑,我们可以一起玩!”叶修兴致勃勃比划着,“组队下本,或者去竞技场二打二——哎你不会拖我后腿吧?我还不知道你打的好不好。”

       王杰希不由得气恼。“怎么不是你拖我后腿!自大狂叶修!”叶修看着刚认识的小伙伴嘟起来的脸觉得有趣,伸手捏了一把:“这样才对嘛,你平时太严肃、太老成了,一点都不像个小孩儿。”

       “要你管。”王杰希翻着白眼,快走了两步,把叶修甩在身后。叶修也不追,懒懒的跟在后面,只是声音大了点儿:“不是我说,我家老头肯定会喜欢你。他就喜欢你们这种听话的好孩子,总是嫌弃我,说叶秋那小子做的多好让我学着点。切,明明我是哥哥。”

       “叶秋?”

       “我弟,嗯,和你一样的好学生。”顿了一下,叶修又改口,“不,你比他好。他都不玩荣耀。”

       “那我可真同情你弟。”

       “随便你——哎车来了!上这辆车!”

03.

       被叶修一路领着来到他家,王杰希有点意外。这房子好大!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家。可是叶修……他虚着眼看着走在前面正在掏钥匙开门的男孩儿,一点也看不出富家子弟的样子。

       老师说的没错,人不可貌相的。王杰希在心里默默给说这句话的班主任竖起了大拇指。

       一直跟着叶修上了二楼他的房间,看叶修反手上了锁,王杰希放下书包,疑惑地问:“那个,你家没人?”

       叶修一进门就把书包甩在床上,腾腾腾去打开了电脑——两台,然后瘫在了椅子里。“我爸妈很忙,老不在。蠢弟弟大概还没回来。”

       王杰希有点拘谨的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这电脑是某果最新型号的,比他家里那台要好多了。他伸手抚摸着键盘,觉得手感果然不一样,心里稍微有些羡慕。不过这点羡慕转瞬就被他抛到脑后了,他打开了荣耀客户端,刷卡进了游戏。

       王杰希用的显然是叶秋的电脑,比叶修那台看起来要新很多。他还在设置键位,那边叶修已经忍不住先开了一盘。他用眼角余光瞄着,看见叶修的战法用了不到半分钟就把对手斩于马下,果然他没说大话,技术真的不是一般好。

       叶修扭头咧着嘴笑,“怎么样!我打的好不好!”王杰希才不肯如他的意,撇了撇嘴,说,“土爆了。”

       “土就土呗,能赢就行。”叶修竟然也不以为忤,还大方的承认了这一点。这反倒弄得王杰希不好意思了。

       他正要说点什么,“砰砰砰”,门被敲响了。接着门外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少年音。

       “混蛋哥哥!你怎么把门锁了!让我进去!”

       “弟弟乖,你去书房玩。哥的班长来辅导哥学习你别来打扰啊。”王杰希应声抬头看向叶修,发现叶修眼皮都没抬一下,随口应付着。

       “那我也要一起学!”

       “嗯……哥的班长可厉害可厉害,辅导要收费的。你没交钱,下次再说吧。”

       “真的?那,哥哥的班长不要一下子辅导完呀等我下次跟妈妈要钱。”

       “好好好你赶紧去写作业啊。”

       叶修面不改色拿哄小孩子的语气把他弟弟糊弄走了,反而王杰希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他迟疑着问:“呃……不让你弟进来?”叶修敲打着键盘,毫无作为哥哥的自觉,“让他进来干嘛,他又不和我们玩儿。我开好房啦你快来呀。”

       觉得这应该算叶修的家事,王杰希只好伸头看了眼房间号跟了过去。

       “咦,魔道学者还能这么玩!再来!”

       很快房间里就传来叶修惊喜的叫喊。一旁的王杰希有些郁闷,暗暗想到,你这说的听起来好像输的人是你一样。他没想到自己也能输的这么惨——他可好久没输过了。

       “再来就再来!”

       两人一直打了十几场,王杰希坚持的时间倒是越来越长了。叶修时不时地就惊呼一声,被王杰希的打法搞得很是意外,甚至还输了两局。后来他俩组队下了五人本,花的时间久了点儿但是两人都很轻松;他们还去竞技场排双人赛,默契得像是多年的搭档。

       最后叶修躺在床上啃着冰激凌,看着王杰希坐在电脑前看录像研究。他口齿不清地说:“大眼儿啊,”——一下午的游戏中叶修单方面和王杰希建立了革命友谊,还根据王杰希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特点起了个自以为很亲切的外号给他——“你的打法真的很多变呢,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看不透的魔道。”

       王杰希现在知道他和叶修的水平还差那么一点儿,反而对这种胜负小事不放在心上了。他目光盯着屏幕,脑子里想着这里自己如果换个应对会不会好一点,心不在焉地回话:“巧了,我也第一次见到你这种战法。”

       “头一次输成这样吧,嘿嘿。”

       “你别得意,等我以后认识的人多了,就找人来游戏里找你。每天都要杀一次,哼。”

       “你找的人肯定打不过我。那时候我肯定更厉害了,你也打不过我。不过嘛,你找认识的人来的话,我到时候就勉强和你打个平手吧,给你留点面子,嘿嘿。”

       “呸!谁要你让啊!你就等着受死吧!”

       “我以后肯定是游戏里最厉害的战法,到时候所有玩游戏的人都会知道我。嗯……到时候我就是斗神!”叶修一口咬下半个冰激凌球,高举着剩下半个像是举着金光闪闪的奖杯,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

       王杰希这会儿刚好看完一局游戏,听了这话,不甘落后地跟着喊:“那我就是最厉害的魔道学者!就是,嗯……魔神?”意识到这个称号不怎么威风,他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哈哈哈魔神!”叶修在床上笑成一团。“不好听,让我想想啊……有了!你就是魔术师!神秘莫测的魔术师,没人能打倒你!”叶修大笑着,“除了我!”

       王杰希的性子也被这慷慨激昂的一番话激起来,他转过椅子看向叶修,叶修的目光也在这时看了过来。他笑着向前伸出拳头,“那就说定了!”

       叶修会意地也向他举起拳头,两只手隔空碰到一起,像小说中的契约仪式,立下了郑重的约定。

       “嗯,说定了!”

04.

       时间就像魔道学者发出的星星射线,飞快地从眼前溜走。那天以后,王杰希又借着“辅导学习”的名义去叶修家好几次,同样是把门一锁两人就在小天地里肆意玩耍。

       在学校的空闲时间他们也从不浪费,总是两个人假装带着五人小队在纸上比拼战术,倒也你来我往玩的十分开心。

       王杰希后来知道了叶修什么职业都玩的很厉害,虽然他最擅长的还是战法;叶修也抱怨说王杰希的打法越发变幻莫测,天马行空,他应付的更加吃力了。两个男孩的友情一天天的升温,始于游戏,却不止于游戏。

       很快,期末到了。

       交上最后一门课的卷子后,王杰希松了一口气。因为要复习的缘故,他已经一个礼拜没碰游戏了。他扭头看向叶修的位置,空荡荡的座位让他想起来,叶修早就提前交卷走了。

       可恶。王杰希扁了扁嘴,他做完卷子检查的时候,还想了一个绝妙的应对遮影步的方法,想说给叶修听呢。

       垂头丧气走出校门,王杰希整个人还处在考完试的茫然状态,心神不知道放空到了哪里,就看见眼前突然出现一根冰棍。

       “喏。”叶修嘴里也叼着一只,他脱了外套搭在肩上,黑色的衬衣松松垮垮的,眉目间好像有几分不高兴。

       王杰希心情变得轻快起来。他觉得叶修是在嫌弃自己答题太慢,可是天可怜见,他早就答完了,只是不怎么好提前交卷,老师说答完题也要仔细检查的。

       他接过冰棍舔了一口,正打算跟叶修说自己的新方法,想一会去叶修家实践给他看,叶修忽然开口了。

       “大眼,今天去游戏厅吧。”

       王杰希疑惑地转头,“去游戏厅干嘛,我还想跟你说我新想到的应付遮影步的绝妙想法呢。”

       叶修这时一脸诚恳看着他,“刚考完试你不想发泄一下吗?哦你是好学生大概没什么好发泄的。”他挠了挠头,干脆承认了:“好吧其实是我家电脑坏了玩不成,你又坚持不去网吧……”

       原来如此。王杰希想了想,反正暑假那么长有的是机会实践新想法。于是他大手一挥做豪迈状,“带路吧,今天就不玩了,陪你发泄好了。”

       王杰希也是第一次去游戏厅,他真的是个传统的好学生来着。“就这么被你带歪了。”王杰希对着叶修感慨。这时他们刚刚结束打地鼠,正坐在太鼓达人前面,等叶修选曲子。

       “Sealed with a kiss*”,他看着叶修选了这个。

       “这个不难啊?”王杰希一边跟着节奏,一边轻松的说,“不像你的风格啊,我还以为你要挑野蜂飞舞那种,然后嘲笑我手忙脚乱来着。”

       “这不刚打完地鼠,怕你没力气么。”叶修耸了耸肩,“反正你的手速哥倍儿清,哪还用特意嘲笑。不过你非要自取其辱也可以呀,一会我们再玩一次就是了。”

       听着叶修这欠打的语气,王杰希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玩完太鼓达人,叶修又拉着王杰希往另一边走。“这次又是什么?”话音还没落,两人就停在了一台机器跟前。王杰希嘴角抽了抽。

       “大头贴——你是女生吗?幼不幼稚!”他扭头就想走。叶修仗着身高优势把他拖进去,“来都来了,大眼你是不是害羞啊跟个姑娘似的。”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你还这么不乐意,没事哥知道你没哥帅,哥不嫌弃。”

       “谁管你啦!”

       “咔嚓”一声,镜头里的两个少年一个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一个瞪着大小眼气急败坏的瞬间被永远记录了下来。

       从游戏厅出来,他们在街心公园里略做休息。太阳这时候已经下山了,而这天晚上没有月亮。路灯尽职地散发着昏黄的光。

       叶修和王杰希一人坐在一个秋千上轻轻晃着。

       “王杰希,我下学期不在这上了。老头工作又有调动,我又得搬家了。”叶修说。

       王杰希觉得他可能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在下午发现了叶修的反常之后。可是他还是呆呆坐在秋千上,听着叶修开始不停地啰啰嗦嗦,讲着他家老头那些让人听不懂的事儿,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说呢?”他听见叶修问。

       “我怎么会知道。”王杰希随口回道。

       “你大小眼呀,算一算嘛。”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叶修我打你了啊。”他慢吞吞地说,头也不回,恐吓的毫无诚意。

       “那我就去告老师,说班长大人欺负同学。”叶修一副无赖样子。

       “那我倒是不知道了,你说老师是信我这个班长呢,还是信你这个连作业都不交的熊学生?”王杰希拖长了语调,面无表情。

       “哎大眼你学坏了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哼,那你也是罪魁祸首。”

       话说到这里,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哎反正我还得过段时间才搬呢,现在都还没放假。”叶修故作轻快的声音响起,“你明天可以来我家,给我看看你想出的关于遮影步的新想法什么的。”

       “好啊。”王杰希也顺着他的意思回答。

       “那明天见。”

       “明天见。”

05.

       第二天王杰希如约去了叶修家。气氛很沉重,王杰希心想,像妈妈总是看的狗血言情剧里男女主生离死别的时候,也是这么沉重得让人说不出话。

       他完全没有心情演示什么该死的新方法,也前所未有的完全没有心情玩荣耀。他扭头看向叶修。

       叶修也正在看着他。

       笑得和个流氓似的。王杰希又想,不过好像粘稠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清新起来了。他张了张口。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吧。”却是叶修抢先出了声。

       “嗯,当然!不会太久的!”王杰希重重点了点头,笃定地回答。

       “哈,大眼,虽然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你说的跟真的一样。”叶修失笑,看着眼前仍然一脸正经的男孩子,突然就没那么难过了。

       “是真的呀。”王杰希重复了一句。感受到叶修惊讶的目光,王杰希扁了扁嘴,还是偏过头,红着脸小声说:“我,我大小眼呀。”

       叶修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了。他着了魔一样凑过头去,轻轻亲上王杰希的唇瓣。蜻蜓点水一般一触即分。

       “这这这是国外流行的告别礼!”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叶修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解释,难得变得慌张起来。王杰希呆呆“噢”了一声。

       “那就等以后再见吧!斗神和魔术师,注定还要再遇的!”

       两个男孩的拳头再次碰到一起。

       那时他们尚还年少,一切都还是刚开始的样子。他们不知道在不远的以后,斗神和魔术师真的重逢在了赛场上,各自成为了各自队伍的信仰,各自引领着各自的荣光。

       因为斗神和魔术师,注定要一起闪耀啊。

*sealed with a kiss,中文名《以吻封缄》,一首表达离别之情的情歌。——确实不是太鼓达人的歌但是我私心觉得放在这里蛮合适的。(要是我会贴歌我就贴过来了(瘫

 
 
 
#借个地方随便说两句,最近有很多小天使关注我,真是又感激又受宠若惊。自认为文笔不过关还老是瞎开脑洞,这样还有人喜欢的话,真的谢谢大家!【鞠躬】五月和六月这两个月会忙一点,就可能没有四月更的那么频,等过去这一阵就好啦!无以为报唯有写更多文回馈大家。再次感谢喜欢!

评论(3)
热度(52)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