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全职/叶修中心】脱笼

#对我又来瞎开脑洞了_(:з」∠)_刚看完速8,觉得男主真是帅cry,特别是说「既然你踩到了老虎脖子上,那就最好不要收脚。」的时候!

#就脑补了我叶说这句话的样子

#无cp向!架空大陆!伞哥存活设定!单纯想给我叶刷刷时髦值!

#设定仅为剧情服务,因此带来的漏洞我尽量补

#算是向速8借梗吧

#假如我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orz
 
 
 

00

       既然你踩到了老虎脖子上,那就最好不要收脚。

01

       “喂,听说了吗?这次的任务十分棘手,我们已经折进去十几个人了!”

       “啊?那怎么办?上面不会把我们派出去吧,我还不想死啊!”

       “嘁,瞧你这副德行,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听说上面已经决定要派‘那个人’去了!”

       “啊!就是那个……”

       “嘘!人来了!”

       ……

       一片议论声中,叶修冷着脸,大步走向指挥室。

       推开门,看着安然坐在操控屏前已经变得陌生的那个背影,叶修语气平静,幽深的眸子里却藏着无处发泄的怒火,一旦有人对上他此时的目光,会下意识误以为自己灵魂都要被烧化在其中了。

       “陶轩,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被称作陶轩的男子从椅子上转了过来,对这暗藏着火药味的质问不为所动。他端着一杯热茶,抬眼看向来人,仿佛刚看见对方的到来,脸上浮现出了虚伪的笑容。

       “哎呀呀,叶修来啦,快坐下快坐下。”声音做作而令人恶心。“你瞧你这说的什么话,会让人伤心的,我的,朋友。”

       叶修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脸上表现出毫不掩饰的厌恶。他站在原地,直直地看向陶轩,“别跟我来这一套。上次的任务我可全都是按着你说的来做的——你保证过那是最后一回。”

       “此一时彼一时嘛。”陶轩对叶修表现明显的态度不以为意,却也不再徒劳地伪装出热情的样子。他脚下一蹬,身下的旋转椅又打了个转,把他整个人隐藏在高大的椅背后面。

       剥下伪装的陶轩声音阴冷,漫不经心地说:“这不是事情着实棘手么,只好派你去了——毕竟,你也不想看着嘉世倒下,对不对?而且,”陶轩把杯子往桌上轻轻一磕,语气里带了威胁,“我们的好朋友,”他把“好朋友”三个字加重了语气,“还等着你回来照顾呢。”

       叶修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猛地握紧。

       门口的护卫见状如临大敌,纷纷抬起武器指着叶修。陶轩不满地挥了挥手,“一群蠢货,别以为武器在什么情况下都管用。这要不是斗神看不上你们几个,现在你们已经去找阎王报道了。

       “——或者说你改变主意了?要动手吗,我的斗神大人?”倏而他把头凑到叶修面前,轻快的语气里仿佛带着些许期待,散发出满满的恶意。

       叶修突然松开了手,说了句“我去看沐秋”,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叶修停住脚步,半回着头,露出了侧脸边缘锋利的弧线。“陶轩,你最好记住——既然你踩到了老虎脖子上,那就最好不要收脚。”

       语气漠然。

       在他身后,陶轩嘴角上扬,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02

       “斗神大人,陶老大说了,装备库里的东西随您挑。”副官崔立低垂着头,语气恭敬。

       叶修冷哼一声,环视一周,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战矛却邪。伸手握住老朋友的矛柄,清晰的感受到它散发出的寒气,叶修安抚地拍了拍。稍微想了一下,他又随手取了些其他装备,转身就打算离开。

       崔立伸出一只手拦下了他,仍然低着头歉然出声:“陶老大怕您太久没出任务,把流程忘了,特意嘱咐我一定记得提醒您。”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黑色小盒子,“心眼符,定位符和通讯符,还有却邪的封印符——您别多心,这都是规矩,您知道的。”

       看着叶修一把抓过盒子,手上忍不住用力甚至冒出青筋,崔立还“好心”提醒了一句:“啊对了,这套符还是苏先生亲手打造的呢,组织里存留的却不太多了,斗神用的时候可得小心点。”说话间,被阴影挡住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和嘲弄。

       叶修闻言身体一僵,下意识松了力气。“知道了。”他哑着嗓子回答,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倦意。

       “另外,陶老大知道您交友广泛人缘好,希望您在外行事小心,不要被别家看出什么不对来——那毕竟都是嘉世的敌人。最后,就祝您马到成功吧。”

       叶修脚步不再停留,决然走向通道尽头,身影逐渐被黑暗吞没,不见所踪。

03

       “你说嘉世又派人来了?哎那些废物来再多有什么用不过就是炮灰罢了现在嘉世没有斗神根本不足为惧——什么你说来的是斗神?!叶修?!卧槽他不是洗手不干了吗!节操呢!”

       没亲眼见过或者说亲耳听过,没有人能想象的到蓝雨的剑圣到底能话唠到什么地步。而唯一能轻描淡写忍受住他噪音攻击的,正是和他交谈的这位——蓝雨术士喻文州。

       此时喻文州脸上正带着他一贯的温和笑意,看着一脸晦气的黄少天。没办法,谁让剑圣唯一失手的几次都是栽在斗神手里的呢?

       “我也很好奇这件事,不如我们一起去会会斗神?”结合之前王杰希透露过的消息,喻文州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侧头遥望嘉世总部的方向,温润如喻文州目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冷光。

       蹲伏在那边的庞然巨物,内部已经腐烂不堪了吧。向曾经的英雄伸出獠牙,就算现在风光无两,又还能安然的存在多久呢?

       “队长你发什么呆啊不会是被叶修吓傻了吧?放心啦我会保护你的!走吧出发!”

       耳旁传来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叫喊声,喻文州这才收回心思,回到眼前事情上来:去见一面,然后——就是然后的事了。

       叶修赶路赶得风尘仆仆,他又不是像轮回枪王那般注意形象的人,等到了目的地外围,全身上下已经是一副不忍目睹的样子了。他倒是丝毫不以为意,嘴里叼着廉价香烟,丝毫不意外地朝迎上来的两人笑了笑,“又见面了,‘剑与诅咒’的二位。”

       蓝雨一向是游离在核心圈外伺机而动的风格,又格外重视情报传递,带队的喻文州性格谦逊温和,和自己也算是有几分交情。因此他会成为路程中最早能碰面的人,叶修自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

       “斗神久违了。自从上次任务结束,一别已经有五年了吧?传闻斗神是不再插手嘉世任务了,倒不知此次陶老大又用了什么请你出山?”喻文州伸手捂住黄少天打算说话的嘴,探寻的目光看向叶修的眼睛。

       叶修好像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不过一瞬就被他调整好,恢复了喻文州记忆中的惫怠样。他深吸一口烟,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含混不清的抱怨道:“一整套沐秋的作品?也不知道怎的跟我这么见外,东西再好能有人好吗?我是贪图他收藏的人吗?”

       喻文州眼神闪烁,“那这次任务碰上前辈,恐怕蓝雨又要血本无归了。外人都说我智谋过人,也派不上用场啊。”

       “呜呜呜呜……!”一旁的黄少天听到这种话露出不赞成的表情,挣扎着要从队长手里出来,表达自己并不会轻易退让的态度。叶修见状挑了挑眉,“哟,烦烦好像有话要说?还没感谢喻队,说什么派不上用场,这不还保护了我的耳朵吗?”

       “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你去死吧!你才是烦烦你全家都是烦烦!有本事来打一场啊pkpkpk你敢吗!”黄少天径自嚷嚷着,无视了耳边自家队长的轻声劝说,拔剑指向叶修。

       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喻文州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行啊那就让哥来教你做人吧。”叶修懒懒的抽出战矛,轻视的态度让黄少天瞬间炸毛。

       “看剑看剑看剑!”提身而上。

04

       击退了蓝雨二人,叶修也不复从容模样,稍微喘了几口气。

       「斗神大人人缘很好嘛,和蓝雨喻文州都有这么多话讲。」

       通讯符里传来陶轩毫无诚意的恭维,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猜疑和试探。

       叶修面色不屑,回他一声嗤笑:“是啊,人缘好到要被最初的好朋友用另一个好朋友的命来威胁的地步。”那头陶轩顿时陷入沉默,良久传出一声冷哼,再无声息。

       叶修便不知从哪又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步子散漫地穿过蓝雨的封锁线,向中心处行去。

05

       这次任务的开端最初是几个旅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神秘洞穴,在探索过程中损伤惨重,不得不上报联盟。开始联盟内几家势力都没怎么重视,毕竟荣耀大陆这么大,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事故和求助,他们不可能每件事都投注精力。他们只是派了下属小队去查看情况,结果没想到的是,所有的人都有去无回。

       各大势力这才重视起来,经过各自不同手段的试探,几乎同时得出结论:这是个前所未有的大型远古遗迹,能带给自家的巨大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遗迹中心甚至有很大概率存在着传说中的荣耀之戒——那是荣耀大陆每个战士都不能抗拒的诱惑。

       而陶轩想要得到的千波水,是遗迹中最珍贵的宝物之一,能够解除武器和战士的灵魂绑定。叶修靠一把却邪打出斗神赫赫威名,他却早就想给却邪换个主人,重新打造一个听话的斗神了。

       所以当叶修赶到遗迹中心时,在周围营地里见到了不少老熟人,也就不足为怪了。他环顾了一周,霸图、微草、雷霆、呼啸、轮回、百花……啧,真是好久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了。

       对于叶修的突然现身,没有一个人感到意外。能到这里的人都不是独行侠,身后都有庞大的情报系统做支撑——早在他和蓝雨那两位发生冲突的时候,这里的人就或早或迟,总之前后脚都得到了这个不怎么美好的消息。

       “哟,各位。”叶修顶着各方不善的目光,面不改色的打了个招呼。“嗯……今儿天气还不错?”

       “哼。无聊。”霸图的首领韩文清率先移开目光,低低斥了一声。其他人见状也跟着转回头,各自继续之前在做的事情。至于还有几个没有停下观察的人,倒也没蠢到兀自上前,在大家面前暴露意图。

       一旁的张佳乐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他本来想上前和叶修叙叙旧——当然更可能的是一如既往的被这个损友嘲讽,可是看着自家头领漆黑的面色,还是决定不去给自己找不痛快。他只好隔着老远向叶修做鬼脸,然后沉下心神,仔细听首领副手张新杰对遗迹做出的分析。

       叶修注意到了这个性子活泼的旧友的小动作,发现他在霸图看起来混的还不错,心下一慰。当年自己还老拿他的幸运值说事儿打趣,现在看来,当时选择和自己分头闯荡的张佳乐简直是再幸运不过了。

       和另一个人相比的话。

       想到这里,叶修心中一冷,右手伸进内袍,指尖摩挲着安置在胸前的心眼符。

       那是苏沐秋出事之前完成的最新作品,激发之后就能将使用者身周十米的情景用精神扫描实时传送到设定好的水晶屏里,因为没来得及完善,所以有点小瑕疵——发生剧烈能量反应,即战斗激烈到一定程度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干扰。

       和能够随时显示目标位置的定位符、能将目标一定范围内的动静传达回来的改进版通讯符、能在紧急时刻临时封印却邪力量的封印符一起,作为陶轩监视自己的无死角手段,是自己最近几次出任务的标配了。

       不能乱来,叶修警告自己。不止沐秋,沐橙现在也在嘉世总部。不能乱来。

       深吸一口气,叶修抬脚走向一旁的空地。看起来大概是之前嘉世的临时营地,只不过嘉世的人实在不值一提,没有一个能挑头的人带领,十分自然地被首先排挤出局。叶修看起来也没有清算的意思,倒是让不少人暗中松了一口气。

       “封印太强,得到明天中午,稍微打开一道能通过的缝隙。”

       抬头一看,来人身披厚布斗篷及地,头戴一顶破旧的巫师帽,宽大的帽沿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也挡住了那人最明显的特征。

       正是微草当前的领路人——被称为魔术师的王杰希。

       叶修看起来跟王杰希也是十分熟稔的样子,就那么大剌剌的蹲在一根被砍倒的树干上,惬意地吐了一口烟,虚着眼看着烟气从凝聚逐渐松散,最后慢慢消散在空气里,眼前的事物重又变得清晰。

       王杰希见叶修没有理睬他,也不恼,面色古井无波,转身就要离去,仿佛对自己的这番试探没有得到结果丝毫不以为意,又或者没有结果就是他想过的结果之一。

       叶修这时突然开口。

       “大眼儿啊,我记得你们微草有个小刺客是不,叫什么来着……噢对,乔一帆。”叶修扯了扯嘴角,“帮我去问问他我教他的都学会了没。告诉他别练刺客那些玩意儿啦,不合适。”

       王杰希脚步一顿,“嗯”了一声,也不问叶修这没头没脑的是什么意思,就那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为什么特意来告诉你消息?乔一帆又是谁?」陶轩不由得狐疑,「你是不是在计划什么?我告诉你别耍花样,我可不想小沐橙一小姑娘家家的出点什么事。」

       叶修把烟按灭在树干上,表情烦躁:“得了啊您老能别疑神疑鬼了吗?那就以前认识一后辈,担心他长歪——不信你自己查去。陶轩你拿脑子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出任务不尽力了?你最好别跟我提沐橙——回去她要有一丁点三长两短,我屠了嘉世你信不信?”

       「开个玩笑嘛,你不是最喜欢开玩笑。」陶轩立刻换了一副嘴脸,笑意盈盈。「我怎么会不信你,看在苏氏兄妹的份儿上我也不能啊。你好好干,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叶修轻啐一声,没有回话。

       人在嘉世的陶轩脸上也并没有一丝笑意,他面目有几分狰狞,恼火刚刚叶修发出威胁的时候他竟然从心底感觉到一缕寒意。这明明是只被拔了牙的老虎,却能光凭气势就让敌人胆寒。陶轩心里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相信叶修的话,他强压下心底的一抹不安,低头吩咐手下去查探那个叫乔一帆的底细。直到调查结果传来,他看着明明白白写着“微草末流成员,威胁系数零”的分析报告,嘴角才又露出熟悉的笑意。

       他挥退了手下,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忌惮叶修,都有点草木皆兵了。

06

       遗迹入口处,在各方势力心照不宣的互不干扰下达成的暂时平衡的局面看起来平静而祥和,除了呼啸因为带队的唐昊经验不足没把握好度,私底下的动作太大,被在场的其他势力抓到由头合力逐出这场竞争,叶修就还算是一切顺利地度过了一个白天来到了夜晚。

       不过对叶修来说,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白天或者晚上也没什么不一样就是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陶轩不这么想。如果叶修有什么想法,那这个晚上就是最好的时机了。陶轩是这么确信的。因此他并没有去休息,而是亲自绷着精神盯着接收心眼符的水晶屏——这时候他连亲信崔立都信不过,一定要自己盯着才放心。

       毕竟那可是斗神啊。放眼荣耀大陆,谁又能承受得住斗神的怒火?

       不过陶轩这次算是白担心了。他瞪着眼睛全神贯注看了一整夜,而正主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呼呼大睡,简直不能更舒坦。他几乎要怀疑叶修是故意玩他的——可是就算是故意的他又能说什么呢?跟叶修说你干脆别睡了陪我聊个天?

       叶修当然不是故意的,斗神的愤怒可不是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就能消退的。不过要说他是不是猜到会这样,你说呢。

       反正第二天一早,叶修自然地睁开双眼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轻快而愉悦的。他迎着朝阳伸了个懒腰,手里好像攥着什么,却被他借着挠痒的姿势,迅速塞进了怀里。

       叶修虚着眼观察了一阵此间的形势,发现随着解除封印的时间的靠近,掩于平静表象下的暗流越发汹涌,气氛几乎可以说是剑拔弩张的。然而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就那么一个人往溪边走去。

       “叶神早。”

       早一步来打水的江波涛朝叶修和善地笑笑,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叶修俯下身子,双手捧了一把溪水拍在脸上,痛快地甩了甩头,飞溅的水珠在阳光下碰撞出好看的颜色。他这才像是刚听见江波涛的问好,随意的挥了挥手,口里含混的回了声“早”。

       江波涛打完水也不动步子,一副要等叶修一起往回走的样子——尽管一共也没几步路,轮回带队的副队长却不肯失了礼节。

       叶修在心里苦笑,他当然明白江波涛是想来摸摸底,事实上昨天就有过势力派人来接洽了,对这次的任务,关于合作,关于双赢。不过对于叶修来说,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只是一个人,他只能一个人。

       他甚至不能显露出一丝厌烦和不满,因为他脆弱的脖颈正被别人踩在脚底。

       叶修听着通讯符里传来的让他不要随便和别人接触的警告,随手捡了块石头在溪面上打了个水漂。“小江你有事就先回吧啊,我再待会儿。”

       听出了叶修话里的拒绝含义,江波涛眯了眯眼,觉出了一丝不寻常来。他倒是没怎么和鼎鼎大名的斗神打过交道,但是像叶修这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全大陆的战士都没有不知道的,更何况他作为轮回精英小队的二把手,更是习惯性地把叶修研究了个透彻。

       叶修虽然是嘉世的人,但是联盟刚建立那些年,下属不同势力之间的竞争还不明显,能独当一面的高手也远不如现在,互相之间的合作才是主流。

       那时候叶修就已经是立于荣耀巅峰的人物了,不管是战斗技巧还是知识储量都要甩别人几条街。最关键的是,他性格随性爽朗,从不敝帚自珍,反而很积极地把他的经验传授给小辈们,帮了很多人的忙。这才是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尊敬他——因为他值得。

       善于察言观色的江波涛隐隐觉得,眼前的斗神有点不对劲。

       他笑着道了声好,临走前试探着提了一句:“叶神知道我们轮回的王牌小周总是习惯一个人行动,若是碰见了叶神还得多多帮衬。”叶修没有回头,低低回道:“各凭实力,各安天命。”

       「说得对,各凭实力。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叶修。」陶轩看着屏幕里叶修顺从地听他的指示行事,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和自得,几乎要不顾头领的威严大笑出声。

       “你只需要遵守诺言就好了。”

07

       正午。

       包括刚刚赶到的蓝雨小队,所有人都围成一个半圆,紧紧盯着入口处。空间突然起了一丝波动,微不可闻,现场却没有一个人忽视。慢慢地,这丝波动开始放大,空气中逐渐显露出一道幽黑的裂缝,看起来神秘而危险。

       霸图的张新杰抬头望了望天,平静说道:“可以进了。”

       没有人动。

       韩文清面露不屑,刚要抬脚,就听有人轻狂一笑。他转头,看见叶修风轻云淡的穿过众人,战矛横在脖后胳膊搭着,吊儿郎当的一头闯了进去。

       “这才像话。”韩文清面色微霁,昂首跟在后面,一如既往的果决强硬。

08

       风。

       叶修一踏进裂缝,就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失重感包裹了他。经验丰富的他知道这是空间传送的感觉,并没有感到慌张,而是默默地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不明情况。

       不出所料,只一瞬间他就挣脱出来,进到遗迹内部。

       然后他感受到从未经历过的狂风从四面八方撕扯着他,沙尘飞扬,打在身上没有什么威胁,却也足以使人发疼。

       寸步难行。

       叶修以却邪拄地,稳下了身形。他在原地又等了一会儿,没见到韩文清跟来,便知道这大概是随机传送。

       那就有意思了,叶修一边想,一边随意选了个方向,缓缓离去。

       「运气不错,带的符都还能正常使用。」陶轩的话通过通讯符传来。

       叶修眉尖微挑,嘴角翘起成一个熟悉的嘲讽的弧度。

       幸运吗?或许是吧。

09

       经过了一天的跋涉和战斗,叶修终于走出了狂风带,来到了核心区。经过他这一天的探查,基本了解了遗迹内的整体构造——传送进来的位置是中层,是一圈狂风守护带,往里走是核心区,往外走是外围丛林。一些实力不够的中小势力就自觉朝着外面去了,不去躺核心区的浑水;而顶尖的几家,则是早早进了核心区。

       叶修因为没有帮手,自己亲自探查了一遍环境,虽然他已经尽力加快速度了,还是比别人晚了一步。

       「都到这里了你也该拿出本事来了吧,斗神大人。」陶轩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对叶修磨蹭的行为表达了相当的不满。

       叶修一路过来也杀了不少凶兽,碰见别的队伍就远远避开;也有意外遭遇的时候,甚至和霸图的人打了一场。也还好那时候韩文清还没和队伍会和,不然虽然叶修也不惧怕,总归是要费点力气的。

       这时他周身带着战斗后的锋锐气息,仿佛战神一般无可抵挡。他沉声说:“我知道要怎么做,你最好别再用这些无聊的话烦我。指手画脚之前想想你在跟谁说话,哼。”

       陶轩面色难看,他越来越觉得这头老虎不好控制了。这让他的心底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惊惧不安。伸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下,调出了苏沐秋房间的监控,陶轩找回了几分勇气,眯着的眼睛里闪过阴冷的光,“最好是这样。”

       核心区是一片广袤的废墟。不知多少年前的老建筑早已在时间的洪流中被冲刷的不成样子,那些风化的砖瓦碎片却仍然努力想待在原来的地方,不肯让风霜磨去以前的荣光。直到无力的身躯倒地,微风中像是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

       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因此叶修从来弄不明白,陶轩拼了命的经营到底是为了什么。财富、名望、无尽的荣光,嘉世也不是没有啊,怎么就从来不知满足,非要累死在追名逐利的路上?

       直到三个少年的友情变质,直到双眼被利益蒙蔽,直到连灵魂都变得污浊,直到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样。

       叶修狠狠伸手抹了一把脸,表情冷硬而坚毅。那就亲手终结你,曾经的挚友,用我的愤怒当做与你道别的献礼。

10

       经过一番细心谋划也许还有几分运气,叶修最终从百花手里虎口夺食,拿到了他此行最大的目标——千波水,现在正飞快离开,试图摆脱身后的追兵。

       大概是因为千波水功能比较偏门且单一,以及有人发现了更加吸引人注意的荣耀之戒,来追他的人比想象中少得多,让叶修很是松了一口气。

       陶轩当然更是如此。他像是终于得偿所愿,整个人都毫不掩饰内心的狂喜。仿佛千波水已经在他手里,却邪也在他手里发出悲鸣,他的心底冒出了熊熊烈火,眼前浮现出叶修空手黯然离去的场景。什么斗神,马上就要换人了!看你还有什么理由高高在上!

       「快点回来!……不,你回头,把荣耀之戒也给我带回来!」

       陶轩已经开始为新的斗神做准备了。

       屏幕上的叶修刚刚和雷霆的小队遭遇,双方狠狠地干了一架。被称为机械之神的肖时钦果然不同凡响,手上各种小东西灵巧地甩出,明明雷霆整体实力是偏弱的,给叶修带来的麻烦却仅次于霸图。

       更别说张佳乐不知为何犯了什么病,没和霸图大部队一起行动,一个人跑过来非要拦他,一手炸药玩得那叫一个眼花缭乱,光影纷杂。

       叶修垂着眼没说话,方向却丝毫没有要改变的迹象。

       「怎么,你敢不听指挥了吗?」

       陶轩不再像之前那样谨慎和小心翼翼,近在咫尺的胜利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他原本对斗神的忌惮都消失无踪。也是,斗神连武器都要没了,还能拿什么咬人呢?

       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叶修表现出来的些许不对劲,平时就连战斗时都周身环绕的懒散气息消失不见,反而充斥着陌生的自律和严谨。他只以为是叶修也猜到了自己的结局,心有不甘罢了。

       叶修仍然不发一言。

       耳际的风声呼啸着,透过通讯符的连接传到了陶轩耳朵里。他知道叶修穿梭在丛林里寻找着回来的路。他感受得到叶修散发出的怒气和焦虑。他笑。

       「叶修,这可是你自找的。你会后悔的。」

       陶轩说完这句话,伸手叫了崔立过来。“带苏沐橙去苍穹废都。”刻意没有遮掩这条命令,让它通过通讯符传去另一端,叶修的耳朵里。

       「你说小沐橙能在鬼城坚持多久?她什么时候出来得取决于你啊,斗神大人。」

       叶修猛地停下脚步,似是低声骂了句什么,不过陶轩不在意。他享受着这种掌控感,像王一样藐视所有,多美妙啊。

       他看着平时总是一副无所谓样子的叶修满脸杀气回头冲上,难以言喻的快感涌上心头,从胸腔溢了出来。

       哈!管他斗神不斗神,还不是得听我摆布。

       「不要留手!这些人统统宰了!」

       陶轩脸色涨红,想着要削弱对手实力,越发得理不饶人。

       “你够了!”突然,他看见叶修停下脚步,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暴戾。不,叶修甚至没有掩饰,那股子戾气就这么明晃晃盛在那双上挑的眸子里。

       陶轩心底一沉。

       「你想做什么!想让苏沐秋去鬼城陪他妹妹吗!」

11

       “去陪沐橙可以,但不是去鬼城。”

       声音突然脱离了通讯符直接传到陶轩耳朵里。陶轩难以置信地回过头,那个眼熟的身影正倚在门上,嘴角带着熟悉的讥讽。

       他看见了那双眼睛,和刚刚屏幕里的不一样,平静而不带丝毫笑意。

       叶修拿下巴遥遥指了指显示屏,“我弟,以前没机会给你介绍来着。现在也还不晚吧?”

       “不可能……不可能!”陶轩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面色惨白,指着叶修的手抖个不停:“苏沐秋的监视符……”

       “没坏,这不还在用着呢。就是让小肖干扰了一阵子,换了个目标罢了。”叶修这时候还不忘点上一根烟,不咸不淡地解答着陶轩的疑惑。

       “对了,苏沐秋!”陶轩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噼里啪啦地打着键盘,再次调出了苏沐秋房里的监控,但是——意料之中的空荡,只有门边歪倒着两个看守不知死活。

       叶修轻轻笑了笑,抬手敲了敲门板。陶轩僵硬的回头,面如死灰。

       “听说陶老大找我?”一个虚弱的青年音响起,他眼见着又两个男人缓缓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联盟的冷面枪王此刻正伸手小心扶着孱弱的嘉世前首席制造师,连一个目光都没有分给他。

       叶修伸出胳膊帮了把手,抖了抖烟灰,面上是陶轩许久未曾见过的轻松。“现在你的脚抬起来了,做好迎接老虎怒火的准备了么?在那之前还有什么话说吗?看在嘉世的份儿上,我可以让你当个明白鬼。”

       陶轩反而笑了出来。“我就知道总有这么一天。”他身体松懈下来,整个人瘫在椅子里。“那就跟我说说是怎么做到的吧,比如你们怎么找到的苏沐秋?我在你走后明明把他转移了位置;比如你是什么时候找上的这些人——”他说着,随便伸手虚虚指了指,指尖还带着微微的颤抖,“再比如,你是怎么回来这么快的?……哦是我傻了,能达到这种速度的恐怕只有王杰希的灭绝星辰——问题是,怎么做到的?”他直起身子紧紧盯着叶修,明明是已经接受自己失败的语气,神色间却还带着不甘。

       怎么能甘心呢?在即将攀上巅峰的瞬间一脚踏空,给出致命一击的还是这个自己以为抓着缰绳的人,这个从头到尾连存在都仿佛在嘲笑他的废柴的人。他想起当初认识的时候,三个少年有两个都天赋出众,光芒耀眼——只有他,像是永远只能做配角,永远不能翻身。

       叶修眼神里不知什么时候带了一丝悲悯。他吐了一口烟,面目显得朦胧起来。“行呗,那就从头跟你说吧。”

       “我第一个联系上的是文州,对——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你还记得你的怀疑吗?难得你还聪明了一回。”叶修眼神不知道漂移到哪里,心思回到了那天和喻文州的对话。

       “斗神久违了。自从上次任务结束,一别已经有五年了吧?【我知道五年前发生过的事】传闻斗神是不再插手嘉世任务了【嘉世不是你的嘉世了】,倒不知此次陶老大又用了什么请你出山【陶轩用什么威胁你了吗】?”

       叶修拍了拍身上的土,“一整套沐秋的作品?【身上有沐秋做的符,被监控】也不知道怎的跟我这么见外,东西再好能有人好吗【沐秋在他们手里,情况不好】?我是贪图他收藏的人吗【我不是出自本意】?”

       喻文州眼神闪烁,“那这次任务碰上前辈,恐怕蓝雨又要血本无归了。外人都说我智谋过人,也派不上用场啊【我能帮上什么忙】。”

       ……叶修挑了挑眉,“哟,烦烦好像有话要说?还没感谢喻队,说什么派不上用场,这不还保护了我的耳朵吗【谢了文州,确实需要帮忙】?”

       “……然后我就和少天打了一架。你还记得心眼符激烈战斗时会有干扰吧?我们俩那时候就稍微做了些交流。之后文州先找到我弟,又联系了小周和莫凡——为了不引起注意他只能找独自行动的人,并且他们也适合做这种事。这回谢了啊,小周。”叶修朝一旁的周泽楷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感激。周泽楷局促地摆了摆手,“前辈……不用。”

       “顺便一提,沐橙已经被莫凡带出去了。她的安全?呵呵,你们没给她吞日,可她带着沐秋的千机伞,能出什么事才怪了。

       “然后是王杰希。你可能不知道,全大陆都没人能比大眼还了解我了——啊沐秋你不算——他拿大小眼随便瞄一眼就知道我有问题。不然你以为他很有闲功夫找我聊天?微草的事都不够他忙的。我猜你大概查过了乔一帆了,但是嘉世的档案不可能有乔一帆的任务内容。那一次的任务也是有关心眼符的,我还教了那小子一些被监视情况下的交流方法。大眼回去一问就知道了,转身就去雷霆找肖时钦了。

       “你可能还疑惑我和我弟是什么时候换了个个儿的,现在你大概也猜到了,对就是拿到千波水和雷霆对上的时候。张佳乐大概是张新杰派来扰乱视线的。我倒是没和他联系过,不过以张新杰一贯的滴水不漏,自然也能察觉到什么。

       “对了你还庆幸过遗迹里通讯符这些东西还管用,让你能继续监视我。谁说不是呢?万一不管用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叶秋会和。

       再然后我找大眼借了扫帚你都猜到了,我想想还有什么啊……噢沐秋的位置。沐秋你来说?有力气不?”

       苏沐秋勉强朝叶修“呸”了一声,“我还没死呢!”他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陶轩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几人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苏沐秋也是这样眉目飞扬。

       “你给阿修用的定位符还是我做的,你说呢!下次别让一个制造师摸到任何材料啦!”

       陶轩恍然大悟,又觉得是情理之中。他最后转向周泽楷,目光却没有焦点,像是看到了很多人:“你,你们,为什么要帮叶修?你们都不是一个势力的,他还坏过你们的事。你还扔了任务跑过来,轮回知道吗?那可是大型遗迹,那可是荣耀之戒!”

       周泽楷抿了抿唇。“前辈,值得。”

       “叶修前辈带给我们的收获,远比那些小打小闹多得多。”

       “立场不一样我们都能接受,但是唯独不能忍受有人用粗鄙的手段对付这么一位伟大的战士。”

       “假如荣耀之戒只能给一个人,那个人毫无疑问,一定是叶修。”

       陶轩闻声看去,显示屏里是不知何时凑到一起的大部分知情人员。刚刚出声的是喻文州,但是没有一个人反驳。陶轩释然。

       “你赢了。我没有话说。但是嘉世……”

       “我不会待在嘉世。”叶修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也是,他给嘉世带来了一切,而嘉世呢?带给他的大概只剩痛苦了。

       “……不过你放心,回来前我找老王算了一卦,卦象显示破而后立。嘉世不会就这么倒掉,会有人把嘉世的旗帜接过去高高扛起——不过那都和我,和我们,没关系了。”

       叶修抬起头,目光透过屏幕,穿过空间和里面的人对视,轻轻说道:“而我们,终将成为历史。”

12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能再战几十年。括弧笑。

  

—End—

评论(6)
热度(42)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