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张】病

※灵感来自《惊悚乐园》111-114章平田的世界,by 三天两觉

※精神病人叶修x医生张新杰(?)

※非原著设定(划重点)

※不合逻辑强行解释有!私设有!狗血更是大大的有!(敲黑板!)谨慎食用!

※如果不介意我瞎开脑洞

※欢!迎!捉!虫!



       痛。锥心刺骨般的剧痛。

       意识苏醒的时候,叶修只能感受到剧烈的痛感铺天盖地向他涌来,仿佛自己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小船,随时都可能被浪潮吞没。

       他用尽全身力气集中注意力,勉强睁开眼睛。

       “醒了?”

       适应了光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叶修眨了眨眼,试图转头看得清楚些,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他只好转了转眼球,让眼前人的形象更加分明一点。

       眼前的青年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这让他尽管表情严肃,也还显得很是斯文。然而青年眼里冷冽的光告诉叶修,这个人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和善无害。他身上穿着一件白大褂,叶修费力地思考了一会儿,想起来是医院里常见的样式。

       叶修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收回目光垂眼看去,自己身上果然穿着精神病人的束缚衣。他虚弱地咧嘴一笑,干枯的喉咙里没有发出印象里的清亮笑声,“嗬嗬”的声音划破空气,仿佛漏风的风箱一般刺耳难听。

       青年皱了皱眉,转身离开叶修的视线。叶修耳朵动了动,敏锐地捕捉到水流的声响。他伸出舌头,下意识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不一会儿,青年走了过来,把水杯放到他的唇前,动作几近粗暴地顶开他的唇,磕上他晶白的牙齿,倾斜杯口把水喂进去。叶修被迫稍微仰起头不停吞咽,却仍然有大量的清水沿着下巴淌了下去,经过精巧的脖颈和喉结描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最终在微微凹陷的锁骨处汇合,浸湿了一大片衣服。

       咽下最后一口水,叶修好似恢复了些气力,他张了张嘴,沙哑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陌生:“……张……新杰。”

       青年闻言放下手里的杯子,拿起记录本开始记录。

       “很好,你还记得我。”清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叶修却不知为何,觉得这种声线异常撩人。他定了定神,考虑到自己当前的处境,还是选择老实地开口。

       “……不,我不记得你。”叶修停下来喘了几口气,他的头仍然痛着,额头已经冒了密密麻麻一层虚汗。“我只是知道你的名字。”他补充道,“一看到你,这个名字就火急火燎的窜到了喉咙里。”

       叫做张新杰的青年抬头看了一眼,眼神里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在翻涌,却在转瞬间就恢复平静。叶修看着这双眼睛,莫名觉得有些不对——这双眼睛从前不会这么看他的。

       ……从前?

       被突然出现的记忆碎片填满了大脑,叶修的头痛突然加剧了,他不由得咬紧下唇,然而呻吟声还是从牙缝里泄露出来,在紧密的空间里来回盘旋。

       张新杰对他的痛苦视若无睹。他翻开记录本,语气里有种异样的从容:“你叫叶修,28岁,自从你的好朋友为了救你死于车祸之后,你就表现出严重的幻想症,声称他没死,还和你一起好好的活着。因此你开始被送到这里治疗,断断续续已经有十年了。”说到这里,他抬眼看过来,仿佛在观察叶修的反应。但叶修一心压制自己的头痛,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他说的话。

       “三年前,你的幻想症彻底爆发,首次产生了暴力倾向,严重影响了你和你周围人的生活,被你朋友完全托付给我。经过研究,我采用了催眠疗法对你进行引导治疗——现在你有记起什么来吗?”把话说完,张新杰“啪”地合上记录本,挑眼看向叶修。

       好像是商量好的,这时叶修的头痛忽然消退了。

       “喂,有烟吗?来一根。”叶修眨了眨眼,虚弱地笑笑。在他的眼角,痛苦带来的生理泪水还晶莹地打着颤,他却已经能笑着提不合时宜的要求了。

       张新杰不发一言,从抽屉里找到一盒烟,拿出一根塞到他嘴里,替他点上火。

       “呋——好烟。”毫无诚意地夸了一句,叶修把烟叼在嘴里,神情已经调整到熟悉的懒洋洋的样子。他沉思了一会儿,像是在整理脑海中混乱的记忆。

       “我是个电竞选手?”突然他试探着说。

       张新杰低下头,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颔首道:“继续。”

       “嗤。”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叶修却发出一声嗤笑,“我说张新杰,对你的病人你就不能坦诚点儿。那么我不是电竞选手——我脑海里关于电竞的记忆全是和沐秋一起的,而听你的意思他都死了十年了。让我想想,那韩文清呢?叶秋呢?都是我虚构的吗?啊,果然还是头痛啊。”

       张新杰不为所动,一本正经的回答:“不是不坦诚,是作为对你当前状况的评估,我要确定你的精神状态恢复到了什么程度。换句话说,看看你能否分清想象和现实。”

       “我分不清。”出人意料的,叶修直接一口承认了这一点。

       张新杰讶然,随即面目严肃的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如果你这次评估没有通过,就要继续呆在这里没有自由,重复痛苦的治疗过程。你…就不努力努力?”

       “我知道啊,所以需要你的帮助嘛。”叶修理所当然地说:“我看到屋里有放映机,想必你也是有所准备的?”

       张新杰眼底闪过一丝赞赏,他放下纸笔,走到叶修的视线死角,听声音是去操作放映机了。只等了不到一分钟,灯光一暗,正前方的大屏幕就亮了起来,耳边了传来老式投影仪发出的咔嚓咔嚓声。

       “全职高手。”叶修看着屏幕上的文字,漫不经心地跟着念了出来。

       录像内容大概是“叶修”——要不是这个人作为主角反复出现在录像里,叶修根本不会以为这就是他——作为电竞选手的一些光辉片段,比如捧着奖杯的时候,比如当选“最具价值选手”的时候,比如一心投入游戏《荣耀》的时候。叶修认真的看着录像,用心记下了几个最常出现的面孔和他们的身份。

       录像不长,叶修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了。“是根据你之前的治疗中曾经透露的内容找人拍的。”张新杰在一旁一丝不苟的解释道:“其实你确实是个电竞选手,只不过没你幻想的那么厉害,只是个普通的二线选手。”

       “原来我不但有幻想症,还有自恋症。”叶修自嘲地笑笑。

       “不,关于自恋症的说法我持保留意见。”

       叶修语气漠然,理智而有条理地进行分析,好像分析对象不是自己:“录像里出现频率高的、可以称之为配角的有如下几个人:苏沐秋,苏沐橙,叶秋,韩文清,张新杰,”说到这里,他奇怪的看了面前的青年一眼,当然没有得到当事人的任何回应,“……喻文州,邱非。”叶修又一次闭上双眼,紧皱着眉头:“你说我只是个二流选手,那么韩文清作为我一直以来的对手,其存在就是不合理的。叶秋是我双胞胎弟弟,这还真不好说什么。沐秋沐橙先不说,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是联盟的战术大师——喂,身为二流选手的我在战术上有什么优秀发挥吗?”

       “……有。”

       “哈,哥还是个智慧型选手。”叶修苦哈哈的嘟哝着,烟灰都抖落在衣服上他却毫不在意。

       “呵,智慧到选择了一条逃避现实的路一躲就是十年?”一直显得古井不波的张新杰这时像是忍耐不住冷笑出声,语气嘲讽。

       “是人就有混蛋的时候么。”叶修含混不清地低低笑了笑,张口把烟蒂吐到一旁。烟早就抽完了,他只是习惯了嘴里叼着东西的感觉。

       “我大概知道了。”拧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叶修语气带着几分疲惫,一直紧绷着的身体也垮了下来,“真的是蛮混蛋的啊。”从嘴角逸出一丝叹息。

       “好吧,我得承认,我脑子里绝大多数东西都是我自己虚构的。没有所谓最好的搭档,没有什么十年之敌,没有气质迥然不同的双胞胎弟弟,没有坚持信念的徒弟,也没有惺惺相惜的知己。

       “韩文清代表我的勇气,不敢面对事实的我构造了这么一个勇往直前的人掩饰我的懦弱;叶秋代表我的形象,朋友因我而死,别人的闲言碎语令我不堪忍受;喻文州代表我的缺憾,假如那天我反应再快一点,沐秋就不会死了;邱非代表继承,沐秋对荣耀的热爱我会替他传承下去。沐橙不必说了,我变成这样她大概是最伤心的一个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张新杰医生,”叶修自顾自说了半天,陡然抬眼直视张新杰,目光锐利到像能割裂空气,声音却变得异常轻柔,像是被风一吹就能吹散:“你代表什么?你——不管是医生的你,还是选手的你——你严谨刻板,对选择逃避的我表现出厌恶,却又在细节上流露出对我的关心,和对我能够恢复的希冀,外在表现就是态度不明,互相冲突。你说我是二流选手,但事实上即使我现在有精神问题,也一样是录像里那样的绝顶高手。为什么要骗我?我职业选手的身份给你带来了不悦吗?你倒是说说看,你是我心里什么的投影,能告诉我吗?”

       张新杰从刚才起就眼睛微闭,听着语调轻柔语气却咄咄逼人的话默默不语。此时他睫毛轻轻颤动着,表明了他的内心并不像看起来的这么平静。突然间他长叹一口气,抬头刚要说话,就被叶修打断了。

       “张新杰,我是不是喜欢你?”

       未出口的话被永远堵在了喉咙里,张新杰罕见的流露出慌张的神情。他垂下头,试图掩饰自己溃不成军的姿态——然而失败了。在叶修刻意营造出的沉默中,张新杰最终长呼一口气,轻咬下唇,颤抖着吐出那个字:“是。”

       这个字仿佛开启了什么开关,张新杰突然就变了个样子。他复又抬起头,定定的看向叶修,眼神里的情感是那么深沉,直直地撞进叶修心底。

       “你喜欢我。”他一字一顿地复述一遍,然后唇角微翘,露出了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满是恶意的笑,“喜欢到为了不该你负的责任抛下我一个人,喜欢到自己逃到虚假的世界,把所有的事都交给我应对。你躲进幻觉里的时候,有料想到外界的舆论都是我接下来的吗,嗯?有料想到那些爱你的人对你的关心最后都变成了重担压在我肩上,嗯?”

       张新杰摘下眼镜,脱去斯文伪装的他状似癫狂,他欺身上来,弯下腰,把嘴唇几乎贴到叶修耳朵上,轻啐一口:“懦夫。”

       叶修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他呆呆地任凭张新杰发泄般吐出那些可能一点也不过分的指责,心里并不觉得生气,反而满是对青年的痛惜。

       他伸手揽住张新杰的肩膀,把对方揉进自己怀里,抚摸着远不如看上去那么结实的脊梁,突出的骨头硌得他心底发颤。

       “新杰……你真傻……”聪明如叶修当然知道,如果不是张新杰愿意,他有一百种方法能摆脱和自己的关系。这个人啊,叶修模模糊糊的想着,大概从以前到现在都是那么的口是心非吧。

       他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只是根据已知的事实做出了合理推断。录像带里的张新杰代表的应该是他对爱人的愧疚,于是潜意识里他就照着爱人为模板创造了张新杰。他没有想到事实竟然是这么沉重,以至于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青年了。

       张新杰没有让他难办。或者说,张新杰接下来的行为反而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他挣扎着离开叶修的怀抱,重新带上眼镜,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好像刚才的他不曾存在过。

       叶修有些莫名的不安,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新杰,你……”

       “很好,你愿意承认错误了,那你就可以去和医生谈了。”张新杰平静地说,语气变得陌生起来,显得有几分诡异:“那我就可以安心离开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真诚的笑容。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叶修的唇角,“我爱你。”

       “什么……什么离开?”叶修有些猝不及防,事情似乎发展到一个奇怪的方向,他有些不明白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你忽然说什么呢,你不就是医生……”

       话音未落,叶修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他下意识闭上眼睛。等感觉光线正常了之后,他慢慢把眼睛睁开,然后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眼前不再是刚刚在小屋里被束缚的场景,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是正常的衣服,躺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再一抬头,一个陌生的老人坐在旁边,正透过眼镜,用锐利的目光检视着自己。

       “……医生?”

       叶修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沙哑。他舔了舔嘴唇,发现嘴唇干的吓人,一点也不像刚喝过水的样子。

       “叶先生,很高兴你醒了过来。”老人朝他点了点头,“这说明你愿意正视自己的内心了,治疗进度令人欣喜。”抬手翻了翻手上的类似病历或者治疗记录一类的一沓纸,医生体贴地补充道,“恐怕再来巩固两三次你就能痊愈了。恭喜。”

       叶修感觉自己头有点发晕。

       大概是注意到他的神情茫然,医生伸手拍了拍头发稀疏的头顶——大概头发就是被他这么拍没的——歉然道:“瞧我,你是不是还没回过神来?我来简单解释一下吧,你自从因为苏沐秋先生的死亡受到刺激,从而被送到这里后,表现出多重人格分裂的症状,先后出现了包括苏沐秋在内的多个人格。让我想想,有苏沐秋,叶秋,韩文清,喻文州,邱非。他们长时间占据你的意识,导致作为主人格的你日渐虚弱。

       三年前,你的爱人张新杰因为你的缘故意外身亡,你由于太过痛苦,大脑下意识封锁了你们的相关记忆,不愿意承认爱人的存在——或者说不愿意承认你做过的事。你的主人格把自己藏在内心深处,不再出现。这时名为‘张新杰’的人格出现,这也是你显现出的最后一个人格。在长期的治疗过程中,你身体里张新杰的人格渐渐占据主动,并表示要帮我治好你,消灭你的其他人格。刚刚是消灭人格的最后一次催眠治疗,在你醒来之前我和‘张新杰’确认过了,治疗很成功。”

       “那些人,我是说那些人格,”消化了一会儿这匪夷所思的剧情,叶修咽了口唾沫,声音干涩,“都是我捏造的?在现实里不存在?”

       “如果你想问的是你的爱人,正如我之前所说,他不在了。”医生垂下眸子。

       “所以和沐秋一起征战荣耀是我编的,新杰给我心理治疗也是我编的。呵,我怎么不去当编剧。”叶修一边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干巴巴的做着总结,“我早该发现的,刚才的最后我甚至无意间挣脱了束缚。怪不得刚刚新杰显得有点怪,是受我的自我厌恶影响吧。真正的新杰怎么会有那种样子。”

       “叶先生……”医生担忧地看着他的病人。

       半晌,叶修冷着脸,伸手按了按两侧太阳穴。此刻他的大脑仍然有些混乱,但这不妨碍他捡起一些刻骨的、被懦弱的他藏得最深的记忆。

       现在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个,活在自己脑海里的青年说的事,全部都是真的——都是自己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他想起初见时严谨的有点可爱的张新杰,在一起后为了他硬生生改变作息的张新杰,在床上露出难得的脆弱表情的张新杰,和最后倒在他怀里血流不止的张新杰。

       叶修低头把脸埋在手里,发出了悲痛的呜咽。

—BAD END—


[后续]

       叶修又花了些时间整理心情,和医生认真地探讨了自己的病情。他的病主要是心理障碍,现在他既然愿意走出阴影,剩下的也不过是状态的调整。

       走出医院的大门,沐浴在阳光下,叶修好像被救赎的囚徒般获得了新生,要将连着爱人的份儿一起活下去。

       经过医生的帮助,叶修的记忆恢复了很多,然而由于他的人格长时间陷入沉睡,生病以来的记忆就都呈碎片状,包括和张新杰相处的细枝末节,都似是而非凌乱不堪。

       唯一清晰明了的完整记忆却是张新杰出事那天。那天散步时自己因为和当年肇事车一模一样的一辆轿车大受刺激,在路边陷入癫狂。混乱中,一辆卡车径直撞了过来,张新杰为了救他扑身而上,最终死在他的怀里。

       瞧,多么相似的剧情。怪不得以前姓王的给我算命,非说我是天煞孤星。

       叶修拒绝了医生要通过给他复述发生过的事帮他梳理记忆的提议。他想,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不想再通过别人亲近他爱的那个人了。他决定亲自去找回自己的记忆。

       于是他去到曾经张新杰陪他去过的地方,重新走过两人并肩踩过的路;吃着那人推荐过的菜色,只是这回身边没了那个挑剔说饮料太凉汤不够浓的青年。

       直到有一天,在陌生的街头他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呼吸急促,疾步上前拍了拍对方肩膀,对着转过来的眼镜青年咧了咧嘴。

       “嗨,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泪流满面。

—GOOD END—

[一些零碎的补充情报]

万万没想到文章大部分篇幅叶修都在自攻自受(x

•大体就是苏沐秋救了叶修自己出了车祸,叶修内疚之下试图逃避现实精神出了问题,然后因为精神问题爱人张新杰也重演了悲剧,从而精神崩溃的叶修最终被治好的故事。

•张新杰车祸后没死,只是失忆了。

•他的家人不想他把时间浪费在一个精神病人身上,正好趁此机会把张新杰带离叶修身旁。

•显然医生被张家人打过招呼了。

•叶修和苏沐秋都是最好的选手之一,水平不相上下,因此有人议论说叶修害死苏沐秋,自己就是最厉害的选手了——所谓的闲言碎语。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瞎扯淡。

•开始的张新杰是叶修分裂出的人格,是叶修脑海里爱人的投影。当时是在叶修的精神世界。

•除了张新杰外别的人格都是叶修虚构的。

•治疗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失败的尝试过程叶修都没有记忆。

•暂时想到这么多。欢迎提问,随时补充。

评论(22)
热度(56)
  1. 一枚拙茧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