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心脏4+2】密室逃脱(下)

※前文走:    中一    中二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又向前走了两步免得堵住门口,王杰希还没站稳,就听到身后传来张新杰的提示:“道具。”

       没听见耳熟的声音,王杰希从怀里掏出道具盒,发现盒子果然还没开。他回头朝张新杰摇了摇头。

       张新杰想了想,伸手把江波涛和叶修一起拉了进来——“咔咔”。张新杰于是确认这应该就是靠定位装置开启的了。江波涛兴致勃勃地拿出自己的短剑察看起来。

       “怎么样啊小江,是打火机吗?”叶修忽地凑了过来。

       “才怪!我不抽烟的!”江波涛赶紧往旁边挪了挪,生怕自己的天链万一真的是打火机被某个没下限的前辈抢走。

       叶修撇了撇嘴,迎头撞上喻文州笑盈盈的目光,他向着叶修摇了摇手上的小手杖:“前辈,千机伞,换不换?”叶修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微版千机伞——做得十分精致逼真甚至可以打开,只是不能变形——眼神里满是怀念,还有几分感伤。

       “这把千机伞不能变形吧?说起来还是前辈赚了。”喻文州作势上前要拿。

       叶修下意识一个撤步躲开,心下暗叹了一口气,语气却浮夸道:“文州啊,不是哥不舍得,这要是却邪,哥分分钟跟你换。可千机伞,那还是算了吧,毕竟跟着哥从头重走了一把。”

       “快说说千机伞是什么道具?”那边肖时钦问完王杰希和江波涛,转头凑到叶修这里。叶修挠了挠头,把千机伞撑开,杵到肖时钦眼前:“大概是镜子吧。”

       肖时钦和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感叹道:“灭绝星辰好像是小刷子,天链就是小刀——还是喻队的最酷炫啊。”

       喻文州只是笑,并不答话。

       严谨的张新杰进门之后就开始打量这间屋子,与之前的几间不同的是,这间屋光线有些昏暗。天花板镶嵌着十数个圆球状的灯泡,散发出昏黄的微光。墙壁被装饰成山壁的模样,墙角和一些位置散落着零零星星的网状物,房间还零散分布有许多石柱。他扭头看向叶修。

       叶修意会了他的意思,扬唇笑道:“没错,这应该是蜘蛛洞穴了。不过场景好像没什么用,单纯好看吧——好好好不能确定,我不说了。”收到了来自张新杰的眼刀,他识趣地做了个给嘴巴拉拉链的动作,闭上了嘴。

       几人照常分散开来寻找线索。

       因为光线较暗,肖时钦还跑去仓库拿来了手电筒——他是近视,时间长了眼睛疼。好心问了问张新杰需不需要,被告知不需要,因为对方有天天按时做眼操——肖时钦顿时觉得不只是眼睛,膝盖也有点疼。

       几分钟后,几个人在门口集合。这次叶修也乖乖的没有偷懒,大概是因为离床太远,懒得过去吧。

       “我找到一个罗盘。话说我们这算跨越副本了吧?那这间屋的方向改了没?”江波涛率先开口。

       “有待确认。”张新杰点了点头,并掂了掂手里的保险箱说:“密码只有三位。数字。”

       肖时钦举手示意:“房间两边墙上分别有一块奇怪的突出,”说到这里他用手电筒往两个地方分别照了一下,“我怀疑是机关。”

       王杰希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发现,想了想补充说:“这大概是最后一个屋了,我在那边门上看到了‘出口’俩字儿”。

       喻文州正要说话,叶修快速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还朝众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其余人虽然讶异,却也都很聪明地没出声。

       只听见一阵微弱的“刺啦刺啦”声响起,像是电流声,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
要不是叶修特意指出,说不定就当成自己耳鸣。

       叶修这才放开喻文州,努了努嘴:“我发现了这个,应该是什么暗示吧。”

       喻文州也依旧淡定自若的样子,不见一丝窘迫,接着之前的打算往下说:“那边石壁后有几个电子眼,固定的,要去看看吗?”

       喻文州把众人领过去,确认了电子眼确实是死的,而且也没有什么特殊作用,就只是道具而已。他带头绕石柱群走了一圈,一边解释自己比较在意这个的原因:“我觉得这种分布有些眼熟,但是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了。”

       “总不能还是北斗七星。”肖时钦看了眼抱着罗盘企图看出点什么来的江波涛,默默吐了个槽。

       一圈过去,大家的眼神不约而同投到叶修身上,像是在看一本人形自走攻略书。

       叶修瞪着他们,语气有些难以置信:“我说你们不是吧,玩个游戏还看攻略你们的心不会痛吗啊。我不想剥夺你们游戏的乐趣啊……好吧,这回这个是个数字密码。”拗不过十道赤裸裸的眼神攻击,叶修指了指石柱群,想了想还补充了一句:“我就说这一句啊,剩下的自己看。”

       难不成是简单的电子眼个数?张新杰虽然不信答案会这么简单,也还是严谨地试了试003这个排列。果然不对……不然再试试333?

       王杰希看着抱着保险箱忙活的张新杰,果断决定把机会让给队友,自己一个人研究罗盘去了。

       喻文州还在看着这些石柱不知道想什么,肖时钦在试着拆开电子眼看看内部是不是藏着数字,对叶修的人品表示怀疑的江波涛反而又绕着石柱走来走去,心里琢磨着喻文州和叶修的话。

       嗯……这个分布到底是什么含义呢?这几个电子眼里藏着什么数字?

       他用眼角余光瞄到叶修姿态随意地倚靠在一根石柱上,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壁上圆滚滚的电子眼。

       石柱都不是很高,电子眼差不多都分布在石柱的中高部,貌似也没有什么规律;整体看来的话石柱群分成了三部分,每一部分都靠的比较紧密一点。

       数字密码,如果每一部分都是一个数字的话……想着想着,江波涛又一次灵光一现,忽然就开窍了。咳,这一竖一点的,不就是三进制嘛!

       他喜滋滋地蹭到张新杰跟前,“张副,我来试试呗?”然后试着把数字排列成874。张新杰看着打开的箱子面色平静,心想看来回去要加强联想训练了。

       令人遗憾的是,箱子里没有钥匙,只有一团绳子绑成的类似茧子的不明物。江波涛看了看茧子,又看了看被他挂在腰上的天链,满脸愁容:“不会吧?我这刀够不够利啊会不会磨坏?”

       肖时钦观察了一下,客观判断说:“这绳结应该是可以徒手解开的,就是有点复杂可能费点力气。”

       江波涛左右看了看,所有人都是一脸“这活我不干”的表情,只好认命地拿过茧子来。本来他是真的打算徒手解绳结来着,可是不用两分钟就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对不起啊天链,可是我的手好疼啊……

       等江波涛把茧子粗粗割开,各自忙活的几个人又有默契地围了过来。江波涛抖了抖身上的绳索碎屑,手里拿着一把拼图递给叶修。

       “别急着拒绝啊前辈,”江波涛把拼图翻了个面给大家看,“这可是斗神一叶之秋,我看到却邪了。”

       “那么问题来了,一会我拼好了的话,怎么再把它翻过来看背后的东西呢?”叶修没有找借口推辞,随手接过来,然后淡淡地甩了个问题出来。

       很不幸,这个问题难倒了在场的全联盟最著名的几位大心脏战术大师,并且直到叶修拼好拼图他们也没想出合适的解决方法。

       这时,正在沉思的他们只见叶修单手发力,一掌拍在拼图上,然后迅速把手掌翻了过来:“哈,没想到吧。”他另一只手把没粘住的几片小心地放到位置,虽然还是有一些掉在地上,但是缺的部分都是边边角角,不是很重要。

       战术大师们竟无语凝噎,只有王杰希毫不客气的送他一个字:“土。”叶修挑了挑眉,洒然一笑,罕见的没有反驳。

       拼图背面是几个不明含义的符号。喻文州细心看了几眼,牢牢记在脑子里,避免叶修一会手太累直接把拼图甩地上——你说不可能?那谁知道呢。

        还是王杰希率先找到突破口:“叶修,你的镜子,嗯,千机伞,拿来看看。”

       叶修一挺腰,“兜里呢自个儿拿,左手够不着。哎你别趁机摸我大腿啊我跟你说,我要喊人了啊。”他的脸上笑得意味深长:“大眼你还喜欢照镜子啊?嗯……出人意料。”

       王杰希决定预支一下明年的白眼,顺便出去记得问问冯主席药在哪买的。

       经过镜面的反射,原本凌乱的符号变得清晰起来,让人仔细分辨就能认出来。是潦草的ten。肖时钦主动跑去门边确认:“这边门确实是有英文键盘的那种密码门,但是……”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会,伸手好像按了几下,扭头看向大家:“这门好像没通电,按着没反应啊。是断电了吗?”

       众人同时抬头看了眼虽然昏黄暗淡但是确实亮着的顶灯,又默默地盯着肖时钦。

       “哎你们别这么看我啊……真的没电,至少这个门没有。我们还是继续找线索吧……”肖时钦泪目,我好像又问了个蠢问题。

       体贴如喻文州这时候就站出来替肖时钦解围:“既然肖队说是没电的话,叶修前辈之前又发现过奇怪的电流声,那我就有了个揣测。不知各位有没有听说过‘人体电桥’?”喻文州看了看大家的反应,知道不用自己多解释,指着肖时钦提到的两个奇怪凸起笑得温柔:“不如我们来试试?”

       这间屋比起卧室来要稍大一些,但是也没有大到离谱的程度。也就是说,五个人手拉手的话,足够碰到屋子较窄的两端了。

       当然是五个人,肖时钦还在门前等着输密码呢。

       急于通关的五个人随即按照就近原则一个接一个手牵着手,江波涛和张新杰分别在两端用手攥着壁上的凸起。肖时钦在门前忍不住发笑,“我真该带手机进来给你们拍下来的哈哈哈。”

       位于最中央的叶修唇角弯弯,“拍什么,纪念哥左拥右抱吗?”

       “不,实际上我现在脑海里在单曲循环《还珠格格片尾曲》,那句‘手牵着手牵着手牵着手’。”

       王杰希这时候好死不死的插了一句:“画风差的有点大,我脑海里放的是‘大手牵小手走路不怕滑’。”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杰希爸爸哈哈哈!”

       “说起来这就完了?我们失踪的那个小伙伴呢?”

       “沉迷游戏饿死了吧。”

       “啊???”

       “啊什么,走了!”

       于是在欢声笑语中他们打出了GG打开了最后一道门。

—END—

[写在最后]

       为了肝心脏组这篇文我真是有够绞尽乳汁,写到最后实在是脑壳疼就草草结束了,本来他们应该还有一个屋要去的所以罗盘和灭绝星辰也没派上用场,向杰西卡致歉[叶修式认真.jpg]。

       再次声明密室里的机关都是我瞎编的,为了让心脏们表现出过人的智商但是也不知道到底表现出来没有。假设有不符合现实的描写希望大家能够体谅(鞠躬)。因为一直想写心脏们的脑力激荡,存了很多脑洞,最后还是挑了个最好写的下笔……因为我心不够脏功力不够啊!我会继续努力的!

       亲友提出来可能写着写着稍稍稍稍有点儿叶王向了?因为肝这篇文肝累了的时候我偷摸开了个叶王坑,大概有点写顺了,希望小天使们不要介意。

       稍后会有一篇尾声放出来,会附上密室结构图[张新杰式严谨.jpg],本来还有时间表,这回我也懒得弄了,随缘吧。

       写的过程中还产生了叶王+小灭绝星辰情趣play的脑洞作为一个新司机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跟车算了大家就当没看见反正车会翻_(:з」∠)_

       给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个哈特。

评论(4)
热度(94)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