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心脏4+2】密室逃脱(中二)

※前文走:    中一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终于三棵树都回到合适位置的时候,连张新杰都眼睛一亮,期待接下来的变化。王杰希似乎有所察觉,提前看向两棵指极星延长线的方向。果然,那边原本什么也没有的墙面突然开了个洞,一个小小的机械人咔哒咔哒钻了出来。

       “小肖,这是你的业务范围啊。”叶修好奇地上前两步,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小机械人。小机械人一动不动,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肖时钦虽然知道叶修是在打趣,却也跟着蹲下身,一只手还拿着生灵灭,看上去有点手足无措:“呃,要拆开看看吗?”

       叶修仔细看了看小机械人的精致构造,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沉痛地说:“实在遗憾,据我观察,你的技术落后的螺丝刀功能再多,恐怕也搞不定这家伙。”

       喻文州在叶修背后朝肖时钦做了个“别理他”的口型,探身拿起机械人,“不管怎么说这是新提示,肯定能找到新线索。”他把机械人翻了个个儿,看到其脚底有个长条状的小口,随口开了个玩笑:“这里有个小口,说不定是投币使用的呢,你们谁带着硬币可以拿出来了。”

       自从拿到自己的道具却没找出功能后就一直待在一边不在状态的张新杰听到这话突然一愣,像是顿悟了什么似的,一个箭步冲过来。

       “啊张副我开玩笑的……”喻文州吓了一跳,以为张新杰真的来投币来了——以张新杰的性格就算你说他真的要投币我也会信的好吗。

       张新杰动作一缓,认真的解释说:“我没带硬币,不然可以试试你的想法。不过现在我有一个另外的想法要试一下。”他一手托着小机械人的背部,一手拿着逆光的十字星,只见他两手一并,十字架下端就刚好插进机械人脚底的小口里,竟然恰巧严丝合缝。等了会儿,他见机械人还是没动静,试着拧了拧就在外面的部分,于是大家听到了童年回忆里上发条的声音。

       “哦……”原来是用来上发条的啊。

       转了正好十圈,张新杰把小机械人放回地上。六个人就站成一圈,围观小机械人来回走动、扭来扭去的样子,甚至还做出倒立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江波涛悄悄戳了戳叶修。

       “前辈,你看它是不是在跳舞啊?”

       叶修抬手摸了摸下巴,“嗯,你还别说,真有那么回事儿。”

       不管他俩怎么想的,机械人又继续拧巴好一会儿。不过它最后不动之前,总归是从嘴里吐出一块吸铁石,和一张看起来皱皱的厚纸。看起来一番忙活的成果就是这个了。

       吸铁石先放一边,几个人凑成一团开始研究那张纸。这回纸上倒不是空白的了,满满的全是英语单词,但是任凭他们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些个单词只是胡乱排列的,没有什么意义。

       “会是栅栏密码吗……”张新杰又开始陷入思考不能自拔了。

       这回是叶修灵机一动,看着纸上皱皱巴巴的折痕说:“是不是要按折痕折回去啊?”“有道理!”张新杰简直行动力max,话音未落就照着线条折了起来。可惜折纸不是简单的按图索骥,他费了半天劲只弄出一个四不像的奇怪东西。

       “哈哈哈张新杰你行不行啊,我还是头一回知道你这手残程度堪比喻文州啊。”叶修又开始开嘲讽了。

       “你行你上。”张新杰冷哼。

       “我来吧。”喻文州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笑意,伸手拿过那张纸,沿着折痕慢条斯理地复原起来。“文州啊,不要勉强自己啊,前辈不介意你这种时候划划水的。”叶修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望着那灵巧的十指翻飞的双手,眼底却是一片惊讶与赞叹。

       “不勉强。”喻文州嘴角含笑,不温不火,没多久就双手伸出向大家展示成果。

       “喻队真是心灵手巧。”江波涛不由得赞叹一句。喻文州谦逊地笑笑,顺手就把复原好的折纸递给江波涛。“the hidden information displays in the fire,”江波涛上前念了出来,“隐藏的信息显示在火里?是这么翻吧,什么意思啊?”

       叶修立马跟了一句:“小江你的翻译水平我们都很放心,真的。”

       王杰希没搭理叶修的吐槽,心里一动。他转头看向喻文州,对方仿佛感受到他的注视,也抬眼看来,了然地朝他眨了眨眼。

       “张副队,最开始那张白纸可以给我吗?”

       “当然。”

       喻文州拿出自己的灭神的诅咒,打火,把白纸放在火苗上方烘烤。不一会儿,只见深色的字迹缓缓显露出来。

       “啊!是白醋。”江波涛也反应过来。

       “快看看是密码不。”

       “好像不是啊,我们也没找到钥匙,还有别的线索吧。”

       “啊!老冯够了啊,这还没完了。”

       “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你们觉得呢?”

       “其实我现在比较想知道我的天链是什么。”

       “……”

       等字迹完全显现,几个人停止了闲聊,一个两个都皱起了眉头——因为看不懂。虽然这次是汉字,但是还是乱码啊!

       “这里面肯定隐藏着线索信息。”叶修笃定的说。然后他收获了四个白眼——喻文州好脾气的没有加入——这还用你说!

       江波涛和肖时钦实在地表示自己不怎么擅长破解这类文字谜题,两人起身继续探索周围去了,毕竟还有一把钥匙没找到,手头的吸铁石也还没派上用场……嗯?没派上用场?

       灵光一现的江波涛回顾了开始游戏以后找到的所有线索,然后果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他调转方向走回卧室那间屋,从电脑桌上找到了随手放在那的来自保险箱的不知有什么用的奇怪硬纸壳,只有这个是得到以后从未派上用场的。

       “嘿,来试试这个!”江波涛兴奋地招呼道,比较了二者的大小,心下更是肯定自己没弄错。

       五个人或认真或懒散或好奇或疑问或明了地看着江波涛的动作:他把硬纸壳整个覆盖在白纸上,把纸上的字都挡住了。这样硬纸壳中间镂空的小方格里就留下了正确的字。

       “嗯……好像还是连不成话?”江波涛把几个字组合了一下,笑得有点尴尬。

       叶修“啧”了一声,从背后直接伸出双手,握着江波涛的手带着他把硬纸壳转了九十度,露出了新的几个字。

       “转三次再看看。”语气还是那么懒洋洋的。

       “嘚瑟。”王杰希这么评价道。

       总之在叶修的提醒下,江波涛终于拼凑出完整的句子,“‘出口在北方从时间知道去向’,出口是说那扇门吗?”他指着肖时钦发现的门问道。

       “看起来是,现在我们知道那边是北了——然后呢?”喻文州歪了歪头,“好像也没什么用?——张副我说的是游戏里,我知道其实这边是东方。”眼见着张新杰要开口反驳,喻文州赶紧补充一句。

       张新杰抿了抿嘴。

       “‘从时间知道去向’,我姑且猜测这是关于开门密码的提示。”他走到门前,看了看,“密码不知道几位,键盘上不止有数字还有字母和符号,范围更广了。”

       “难道跟时间有关?”王杰希拿下巴遥遥点了点卧室的电子钟,红色的52:17还在继续倒退着,告诉他们已经过去超过一个小时了。

       “应该不是。”张新杰思考了一会儿,谨慎地摇了摇头,“我们解出这句谜题的时间并不可控,我想这个时间大概是个代指。”

       思考陷入了停滞,几位出色的战术大师在游戏时间过去一半的时候终于卡进度了。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大部队,回到卧室屋四肢伸展躺在床上,舒服地闭上了眼。正在绞尽脑汁的王杰希不经意间扭头看到这人惬意的模样,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喻文州被王杰希的表情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明白了,无奈地扶额。

       “叶修前辈……”

       叶修大大咧咧挥了挥手,“你们忙,不用管我。”

       “叶修,你正经一点。出去晚了会赶不上晚饭。”张新杰也停下讨论,一板一眼地控诉叶修的不作为,理由感人。

       “真是麻烦,多大点事儿。这事儿还是大眼最清楚,得问他。”叶修察觉那边的讨论停下了,且在他起来之前没有重新开始的迹象,只好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一边走着揉了揉头发一边提示道。

       王杰希一副纳闷的表情。

       “这边是北,”叶修这时走到北斗星勺柄那里,拍了拍最末的树干,在“这边”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然后朝门前走了过来,目光却投向王杰希,“那么现在是什么时间?”

       “冬天!”王杰希恍然大悟,脱口而出。

       “不错嘛。”毫无诚意地夸了一句,他向密码键盘伸出手,依次按下“w-i-n-t-e-r”六个字母,再按Enter。“叮”的一声响起,表示正确的绿灯亮了起来。

        “喏,现在找钥匙吧。”无视了周围射来的目光,叶修打了个哈欠,嘟哝着决赛完了根本没休息好之类的话,看样子还打算回床上继续躺。

       “不用找了,我找到了。”肖时钦举着一把钥匙小跑过来,他没参与之前的讨论,一直在利用吸铁石到处搜查,顺利找到了隐匿的钥匙。

       喻文州接过钥匙,一边动手开锁一边苦笑说:“不愧是叶修前辈,什么都难不倒你——但是你都知道答案你还眼睁睁看我们讨论些有的没的?”

       “我哪知道啊答案不是大眼说出来的吗?”叶修狡黠地笑笑,拍着王杰希的肩膀假意奉承,“你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这位渊博的知识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呀。”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这时,门开了。于是王杰希面无表情,第一个踏进新的房间。

—TBC—

评论
热度(89)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