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心脏4+2】密室逃脱(中一)

※前文走: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十分钟后,叶修坐在床上拍了拍手:“来交换情报吧各位?这么久了依咱几个的眼神不能什么发现都没有吧?——大眼你别盯我,我真不是笑话你。”王杰希也是习惯了叶修嘴里吐不出象牙,毫不在意地坐在地上,扬了扬手里的物事平静地开口:“我在床底下找到一个手电筒,没有电池。”

       “巧了,那边椅子腿儿里有两节五号电池,我还想在哪里能用的上呢。”喻文州站在一枪穿云前正仔细观察,笑着接过话头,“就是可能需要一把螺丝刀才能取得出来。”

       “书架上有一本荣耀游戏日记,需要密码,我试了试241203给打开了。里面有些剧情内容一会可能用得到,封皮里还夹了张纸,不过上面什么也没有。”张新杰倚着书架,仍然在不停翻书。他刚刚研究背景浪费了太久,这会儿书架上的书还没翻完。

       “电脑密码是glory——我也就是随手一试。”江波涛坐在电脑前鼠标不停操作着,没有说荣耀标志的头像让这个“随手”也不是真的那么随意。

       “嗯……我打开了我的道具盒,是一把闪影样式的多功能螺丝刀。”语气里有几分犹疑,肖时钦挠了挠头,举着缩小版银武一脸困惑,“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的啊你们别问我,我正找线索呢它就突然就自己开了。”

       听到这里,大家都饶有兴趣的看过来。叶修挑了挑眉,“螺丝刀?因为你是机械师?哎我说我的不会是千机伞吧?”他低头研究了两下,仍然没有找到开启的方法,“还蛮让人期待的啊。”

       喻文州耸了耸肩,“打不开的话,那就先不用管了吧,叶修前辈有发现什么吗?”

       “啊,有啊。”叶修嘴角微翘,带着几分得意,“有大发现。”

       他伸手在床上不知哪个位置一拍,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靠床的墙面裂开一道缝隙。一扇小门露了出来。

       “!!”

       众人正在惊叹,就又听见“轰隆”的响声从背后传来。扭头一看,那边书架整个侧移,后面也有一扇门——一扇更大的电子门。

       “这回有趣了啊,这么大手笔。”江波涛揉着脖子感叹道,他刚刚回头转的太急,脖子有点扭到了。

       张新杰淡定的收回手,抬了抬鼻梁上的镜框。他也是发现有一本书怎么也拿不下来才无意间启动的机关。

       王杰希看见江波涛的动作,体贴地起身过去帮江波涛按揉颈部,手法看起来十分娴熟。

       “哎谢谢王队!没想到你还会这个啊?”江波涛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叶修用中指指节敲了敲墙面,“严肃严肃!赶紧整合线索好开门啊!”话音还未落,他就一下子仰倒在床上,闭着眼睛语气随意,“交给你们了啊我歇一会儿先,人老了就是容易没精神。”

       剩下五人无奈地互相对视,倒真的凑在一起讨论起来。

       没多久几个人就组装好了手电筒;从日记本里找到一个四位数的密码,用它打开了叶修最初找到的保险箱,找到了一把钥匙和一张正方形的中间被抠出几个小正方形的硬纸壳;江波涛从电脑桌面上找到一个神枪手打竞技的游戏录像,打开后肖时钦努力分辨出了枪声中的摩斯密码;最后张新杰攥着那张日记本里的白纸皱着眉。

       几人决定好先开床那边的门,因为只有那边能用上钥匙,姑且先去看看。

       “叶修,接着。”王杰希若无其事的喊了一声,抬手就把钥匙朝叶修丢了过去。叶修敏捷地伸手一抓,撇了撇嘴,道:“老王你不地道啊,这也就是哥身手好。”

       “开你的门吧。”王杰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这扇门不大,身高腿长的几人都要弯着腰才能进去。里面居然是亮着的,这让被塞了手电筒打头阵的叶修有点意外。

       “嗯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眼熟?”肖时钦一边绕着空旷的房间打转,一边问剩下的人。

       “公会仓库。”

       “是公会仓库。”

       叶修和王杰希的声音同时响起,叶修转头望去,看见王杰希也正看着自己。挑了挑眉,叶修语气讶然:“我说大眼,该不会游戏里中草堂那面也归你管吧?那你可太操心了啊。”王杰希双眼一眯——大的那只眼眯起来倒是十分明显——冷笑道:“本来是不怎么管的,直到和人设了个赌局。”

       叶修讪讪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那个谁,小江啊,帮忙检查一下那边的架子呗。”

       众人在他们俩说出来的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们也是因为好久没进网游才没立刻认出来。不用叶修提醒,大家分头开始搜查,只有张新杰拾起被叶修一进门就丢在一边的手电筒,若有所思。

       “咔哒。”张新杰突然伸手按下灯的开关。

       “哎哎哎怎么黑了停电了吗?”这是江波涛。

       “哎呦,疼疼疼。”这是不小心一头撞在架子上的肖时钦。

       “张副队?怎么回事?”一如既往稳重可靠的喻文州。

       “噫,王杰希,你的眼睛在发光。”“滚。”假装正经的叶修和没好气的王杰希。

       张新杰不发一言,自顾自打开手电筒——开关被连续按了两下,第一下是正常的白光,第二下手电筒就发出来了紫外光。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把光投到对面墙上。

       “哟,可以啊,新杰,不愧是哥看好的牧师。”看着墙上在紫外光下显出的微弱痕迹,叶修对着张新杰伸出大拇指。

       张新杰:“呵呵。”

       “嗯……这个是……”

       看了看墙上有些熟悉的图案,王杰希招呼了一声,带头走出仓库,来到书架后的电子门。

       “没错!就是这个!”肖时钦脱口而出,而后看了看大家都是“果然如此”的表情,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大惊小怪了,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于是按照墙上的图案他们打开了电子门,进到了游戏以来的第三个房间。
-----------------------------------

       刚迈进门,还没来得及打量屋里的摆设,只听“咔咔”两声脆响,众人的目光下意识全都看向叶修这边。叶修无奈地摆摆手,“看什么看这又不是游戏里,我也没有千机伞啊。”原来是千机伞变形时的音效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肖时钦率先回过神来,提醒说:“大家看看自己的道具盒?之前我的好像就是这么响了一下开了的。”

       于是大家又从身上不同地方掏出来各自的道具盒。这么一检查,果然喻文州和张新杰发现他俩的盒子此时也开了,两人正一个拎着逆光的十字星一个提着灭神的诅咒,饶有兴趣地观察着。

       “做工不错,蛮精致的。”喻文州肯定了一句,对联盟的用心表达了赞赏。张新杰则又扭头看了看那屋的电子钟,提出了揣测:“有可能是定时装置,现在距离游戏开始刚好25分钟;也有可能是定位装置,来到这边这个房间就自动打开。我个人偏向于后者,不管怎么说时间点上有点太巧了。”

       怀着“张新杰出品必属精品”心情的大家纷纷表示推测靠谱,而已经拿到闪影的肖时钦最是好奇,连声催促:“喻队,张副,赶紧看看你们的银武有什么功能啊?”

       “总不能新杰的十字架还能回血吧。”叶修咧了咧嘴。然后就看见灭神的诅咒杖柄的宝石开启,从中冒出一缕火苗。

       “嗬!搞错了吧!”叶修上前一步,徒手捞过来,爱不释手:“这打火机别致啊,应该给哥才对吧!”又抬头朝喻文州笑,“文州啊,你看你也不抽烟是吧……”

       喻文州笑得和狐狸似的,打断了叶修的话:“那叶修前辈要不要卖个萌试试?”叶修傻眼了。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把缩小版手杖打火机拿了回来:“拒绝。不过一会儿前辈拿千机伞和我换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叶修怏怏地转过身来,不说话了。一旁的肖时钦和江波涛捂着嘴偷偷地笑得欢乐。

       王杰希倒没跟着笑,他关心地看向一直在摆弄十字架的张新杰,“张副队,你的十字架又是什么工具?”

       谁知张新杰谨慎地摇了摇头,“好像就是个十字架。”

       “用来对付吸血鬼?啊我错了……”脑洞大开的肖时钦话刚出口,便感受到张新杰投来的似曾相识的目光,泪流满面。

       还是江波涛出来打了个圆场:“不如搜搜看这间屋里有什么吧,还不知道后面还有几间屋子呢。”

       几个人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到当下的游戏上。

       放眼望去,很明显,这间屋的风格和现实又不一样,正是荣耀里的画风。房间整体呈现偏绿色调,墙纸都画满树木和藤蔓,更别说四下里几个奇形怪状的“疑似”机关,都做成了大树的模样。

       “这是……”

       “冰霜森林。”叶修接过话头,右脚碾了碾脚下的拟真草和上面的白色粉末。这些人里也就只有他因为从网游里从头开始的缘故,对网游里的场景分外熟悉。“唔隐藏boss是白女巫,哎你们说会用得上吗?这会儿哥渊博的知识可就派上用场了吧!”

       没有人想理这个一言不合就表脸但是却让人无法反驳的人。

       “我找到门了,”肖时钦伸手摸上伪装成枯木的门板,不靠近看就还蛮逼真的,“我们需要一把钥匙,和一个密码。”肖时钦苦笑道,“这回门都变成双重锁了。”

       “双重就双重吧,反正都是一个套路,一个两个都没差啦。”江波涛语气乐观,蹲下身摆弄着脚下的树根,试图弄明白这些树能不能动。“对了肖队,之前你破解的那个摩斯密码你还记得吗?”

       “唔……我想想啊。”

       “我记着呢。ABGDEZE。”喻文州轻描淡写地接话,手里把玩着灭神的诅咒,眼睛却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什么。

       “哦,我就问问。总觉得这屋用得上。”江波涛最后推了推树干,大声宣布:“这树是死的,动不了。”

       “剩下六棵可不一定。”攥着十字架的张新杰心不在焉的补了一句。

       “别的我不知道,至少这三棵能动。”王杰希伸手点了其中三棵,肯定地断言道。江波涛不信邪地过去推了推,然而并没推动,“哎王队,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

       正闲着的肖时钦也上去帮忙,他细心地发现了树干上的几块凸起,试探着按了下去。刚刚还怎么都不动的假树突然就动了起来,江波涛一个用力过猛栽倒在地。

       “哎哟!”

       “对不住对不住!”肖时钦连忙道歉,伸手去拉江波涛。江波涛嘴里说着“没事”,揉了揉膝盖惊奇地问:“王队,你还真会算卦啊?”

       “噗嗤。”倚着门框公然划水的叶修笑出了声,“大眼啊,这回可不是我说的。”

       王杰希有点哭笑不得,上前比划了树干上的纹路,“看这符号。这七棵树是北斗七星的图,但是顺序不对。”说着手上一用力,原来树下的草丛里藏着交叉的轨道。

       本来打算帮忙的肖时钦顿了顿,“那正确的顺序应该是?”王杰希又确认了两眼,“α、β、γ、δ、ε、ζ、η,”抬手虚画了个勺子的形状,“你把那棵移到我这里来就好。顺便一提,刚刚说到的的摩斯密码大概就是正确顺序,是这些符号的英文首字母。”

       “王队对星座很熟悉啊!连顺序都记的这么清楚。”这时喻文州也上前帮忙把顺序复原,嘴里调笑道:“某人的知识渊不渊博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王队的知识可是帮了大忙了。”

       “喂喂,这怎么还波及到我了啊。我又不是大眼,不会占星不是挺合理的。”叶修无辜地摊手。

       王杰希觉得自己一年份的白眼今天都要翻完了。累觉不爱。

—TBC—

评论(1)
热度(92)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