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黄】暗杀

√不给剧透叶x杀手黄
√全私设,一发完
√暂时不开车
√大家食用愉快

       喘息声,呼喊声,脚步声。

       奔跑。不停地奔跑。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这是个适合杀人的夜晚。他是这么判断的,所以他出手了。

       然后失败了。

       作为暗杀组织蓝雨的金牌杀手,代号夜雨声烦的黄少天很少有失手的时候。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人们这么叫他。一击必杀。尽管没有人这么要求过他,可是他一旦出手,就必然是一击必杀的结果。这是属于他的自信,把握机会,寻找机会,没人能比他做得更好了。

       ……没人吗?

       纵然是在紧急撤离,黄少天也并没有惊慌失措。冷静,这是每一个杀手都具备的素质,他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即使是失手,事情也没有超出他的掌控。这要归功于每次行动之前,他都会做最坏的打算,给自己留好退路。而现在,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杂乱,呼喊声渐去渐远,他知道追兵都被他的设计引走,自己就要脱困了。因此这时候,他还能有精力分神思考。

       顺理成章地,他想到自己此行的目标——少将叶修。

       金牌杀手,接的当然不会是一般的任务。叶修这个名字,在黑暗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帝国军部冉冉升起的新星,得到王室全力支持的新贵,打压黑暗势力不遗余力,已经有好些个不小的势力栽在他的手里。对此黑暗世界也迅速做出反应,每个暗杀组织都收到了对叶修的委托,只不过对方防卫严密,顶尖的那几个杀手组织又还没动手,这项委托至今也没人完成。

       黄少天所在的蓝雨无疑就是世界四大顶尖杀手组织之一。原本黄少天以为组织打算继续观望,结果头领喻文州直接点名把委托交给了他。他没有丝毫犹豫。所谓金牌,不就是用在这时候的吗?任务再困难,只要完成就是了。

       黄少天从不畏惧挑战。相反,他热爱挑战,渴望挑战,游走在生死间的刺激,抓住瞬息机会而得手的欣喜,对他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体验了。

       当然,黄少天也并不是个莽撞的人。探明周围环境,接近任务目标,制定任务计划,这都是杀手的基本功,尤其对方还是块硬骨头,黄少天准备的十分全面。在一次有计划的偶遇后,他终于潜伏到叶修身边。

       事情是怎么败露的呢?黄少天又想。

       潜伏应当是万无一失的。他的假身份是个话多的网瘾少年,沉迷荣耀不能自拔,刚好和叶修在网游里不打不相识,进而惺惺相惜成为好朋友,这对他来说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了。进展也没有很唐突,他花了一个月的铺垫,才安排在现实的偶遇相认,叶修见到他时的惊讶不像是伪装。再说了,见到叶修时自己的意外也是真的啊。

       因为叶修,实在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差的太远了。

       哪怕提前收集到的资料上有写叶修热爱玩荣耀,黄少天也没想到叶修真的是一副网瘾青年的样子。想象中的正气凛然、应该有的军人气质和精英形象统统都没有,简直比精心伪装过的自己还像。

       而且这个人太犯规了,黄少天记起叶修第一次在他面前穿军装出现的那天,仍然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两种迥然不同的风格却和谐的在他身上融为一体,像打盹的狮子,慵懒而不失威严。

       “啧,这衣服还是那么难受。”叶修扯了扯领口,抱怨着。随即像是进入角色,一丝不苟地下着指令调兵遣将,却没有避开自己,黄少天知道自己得到了足够的信任,可以考虑动手了。

       当然他也没有急于行动,机会主义者总是很有耐心。于是他继续待在叶修身边,甚至偶尔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大多数时候会被否定,叶修会嘲讽地笑话他眼界太窄,思虑不周,说他迟早会吃亏在这上面。

       吃亏?现在可不就是吃亏了么。连这都能说的这么准,叶修你还能不能好了啊。还在逃跑路上的黄少天不由得撇了撇嘴。

       在游戏里和叶修并肩作战的日子让他养成了随口吐槽的习惯,除了角色设定之外,实在是因为那个人身上能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操作倒是一流的,但是审美简直可怕,他还记得看见对方花花绿绿角色的时候,话唠的自己都沉默了。

       “干嘛干嘛,装备而已,好用不就行了么?外观什么的都随意啦。”他记得有一次叶修叼着烟,含混不清的说。

       “我靠那你也不能随意成这样啊!你看看你这哪有人样整个一人形自走装备堆啊我靠你别站过来啊我堂堂剑圣可不和你站一起!”

       叶修像是没听见,操作着角色直接冲了过来。“别扯那有的没的了我不过来你出的去吗?还剑圣,一会就光剩剑了。”

       “呸呸呸你这乌鸦嘴!看剑!”

       他们两个的角色并着肩在敌人的叫骂声中终于闯出了包围,那酣畅淋漓的感觉差点让黄少天忘记自己的身份,就想和对方一直并肩战斗下去。不行,太投入了,他警告自己,这个人……是要杀死的目标啊。

       “怎么了少天,还没打够啊?”正想着,头顶传来柔和的触感。心中一震,黄少天猛地抬头,然后就被叶修一口烟喷到脸上……

       “我靠靠靠叶修你够了啊谁让你揉我头长不高怎么办!而且二手烟有毒!有毒你知道吗!我要是被烟毒死……”

       “瞎扯什么,”叶修随意摆了摆手,“什么你就死不死的你当我是干什么的?你还得和我一起战斗呢我跟你说,你可别想逃脱责任啊。”

       看着叶修淡淡的笑,黄少天又沉默了。

       从那以后黄少天就开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想法,把自己保持在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开始等待机会。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他安慰自己,却总是不由得开始想象叶修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会是什么表情。失望吗?后悔吗?愤怒吗?应该的。毕竟,我是要杀了你的人啊。

       终于,他等到了机会。不是万无一失,却也是难得的机会了,他不想再耗下去。就这次了,破绽那么小不会有事的,黄少天想。

       他害怕了。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金牌杀手,他害怕了。

       拔枪的那一刻,他有意的看向叶修的眼睛。毫无波澜,太平静了。那双深邃的眼睛就那么看着自己,他甚至看到自己冰冷的倒影。

       “我说老叶啊不吃惊吗可算轮到我嘲笑你了吧交友不慎的家伙下辈子记住这个教训不要再被骗了啊!”

       叶修居然笑了。

       “那下辈子还要一起战斗啊。”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啊我说!黄少天差点下意识地喊出声。然而他没有,他只是强迫自己抬手,把子弹狠狠送到叶修心脏。

       然后他想撤离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包围了,阵型紧密到一看就是早有安排。回头看向那个人,他还有力气朝自己笑。

       “骗你的,少天你没听说过防弹衣这种东西吗?下次记得打头啊。”叶修眯着眼,还是那么懒洋洋地笑着,周身却满是凛然之气。

       黄少天几乎落入绝境,拼尽全力才从包围中找到一丝缝隙,逃了出来。

       所以事情到底是哪里露出破绽了呢?黄少天一边逃,一边还在想着。机会是不完美,但是按说也足够了啊,不应该是这种结果啊。

       “还没想通吗少天?因为你心不纯了,抓不到最好的机会,自然就露出破绽了啊。”

       心不纯了吗?那是什么,污染了自己纯净的杀手之心?

       “别怀疑,是英俊潇洒俊逸不凡的哥啊。”

        啊,原来是英俊潇洒俊逸不凡的……嗯?

       黄少天立马停下步子,贴墙而立,警惕地四下打量。

       “你看你,警惕心都这么低了,这要不是我,你可就真的朝下辈子去了。”

       正前方的拐角,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出现,嘴角还带着自己毫不陌生的嘲讽的笑。

       叶修……

       黄少天内心复杂。果然是愤恨极了吧,受了伤还要亲自追过来,就不怕出什么意外吗?

       这时候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没有发现,看到叶修的第一时间他竟然没有想到上前补刀,反而担心起对方来。

       “我说老叶你是昏了头吧净胡说八道不知所云知道我是杀手还敢一个人追上来是找死吗!”黄少天扬头,笑得张狂。

       “是啊,来和你殉情来了,感动吗。”叶修一步步走上前,“这么好的机会作为机会主义者的你怎么不动手呢,嗯?”

       黄少天没动。

       于是叶修一直走到他面前,伸手撑在墙上,头低下来。“怎么说,跟哥回去,嗯?”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少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抬头,好像做出了决定。

       拔剑。

       银光闪过,黄少天没有关心人死了没,抽身就退。然而——

       格挡。前冲。立掌。

       “哐当。”藏在袖子里的短剑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无力地掉落在地。黄少天仍然被逼在角落,他左手握着被劈了一掌的右腕,吃惊地瞪大了眼。

       “太无情了吧,夜雨声烦大大。”叶修还是那副熟悉的样子,可是怎么会?相处这么久,他从来不知道叶修的身手竟然还要超过自己。

       “你……”黄少天想说原来你一直在防着我吗,原来什么并肩什么信任都是假的吗?那我这么多次犹豫这么多次狠下心是不是全都是个笑话?在你眼里我算什么?

       可是他说不出。他要怎么质问对方?本来就是,要杀人的是他,欺骗感情的也是他,别人有所防备也是应当的吧。

       好累啊,就这样吧。被抓到,被报复,或者被杀。那就这样吧。黄少天的眼神暗了下去。

       “不行哦,少天。辜负我的信任要受到惩罚啊。”叶修又凑了上来,语气好像还有点愉悦。

       妈的要脸吗?你还好意思说信任?我都不打算追究了你还提信任?黄少天心里一个卧槽,张口就要骂出来。

       “唔……!”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了上来,把要出口的话全数堵了回去。黄少天整个人都僵住了。

       叶修可没打算和他客气,趁着他张口的瞬间舌头就灵巧地钻了进来,先是卷着他的舌头用力吸吮着,纠缠着,仿佛要把他的魂儿都吸出来了。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舌根发麻,训练有素的身体更是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一会儿就软了下去。

       叶修一手伸出搂上他的腰,在他的腰上抚弄着;撑在墙上的手顺势勾住他的后脑勺,更加紧密地逼了上来。粗糙却带着无法忽视的热度的舌头在他口腔里大力刮过,不放过他嘴里的每一寸领土。黄少天感受着在自己口腔肆虐的舌头,搜刮着自己的唾液统统掠走,不由得也有了反应,舌头纠缠上去。

       “呵。”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像炸雷一般惊醒了黄少天。

       这这这……黄少天剧烈地挣扎起来,脸色通红。

       可能是怕黄少天喘不过气来,叶修的舌头最后舔弄了一圈就退了出去,看着黄少天剧烈喘息和泛红的眼角,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你……想干,干什么!”我可是要杀你的人!黄少天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想干你,可惜环境不大合适。”叶修理直气壮地回答,语气中好像真的对此感到十分遗憾的样子。

       卧槽!脸呢!黄少天脸色似乎又红了几分。

       “所以跟我回去,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叶修好像想到什么高兴的事笑了起来,眼角弯弯。“别做多余的事情哦,后果自负。”

       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笑,愣了下来。

       “可是……”

       “别可是了,时间这么宝贵要珍惜啊。”说着,拉着黄少天就往回走。

       黄少天还是一副怔愣的样子。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吧?不该吧不该吧?事情究竟怎么变成这样的啊喂!

       ——少天,比起心脏来,你还远的很呐。

-正文完-
---------------------
       叶修把黄少天带回去酱酱酿酿之后,黄少天终于记起来自己的疑问。

       “老叶你到底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啊?我对我伪装还蛮有自信的快说你是怎么看破的还把实力瞒着我?”

       叶修叼着烟,心满意足搂着身旁的黄少天,“这个啊,说起来,你知道君莫笑吗?”

       “知道啊我可是蓝雨的金牌杀手,怎么会不知道杀手界不可逾越的存在那可是我的目标……”

       “啊,就是我啊。”

       “我靠我靠我靠???”

#为什么对象从军部新星变成了黑道大佬##突然怀疑自己的任务充满内幕#
-------------------------
【心脏杀手组】QQ群
【君莫笑】
朋友们,有人想挑战极限吗?
【生灵灭】
不想。
【石不转】
不想。
【君莫笑】
你看你们俩,太不理智了啊,我还没说具体什么事儿呢,你们多跟文州学学,沉下气。
【索克萨尔】
不想。
【石不转】
不理智?你是在跟我说话?
【生灵灭】
哈哈哈你黝黑手速啊
【君莫笑】
作为暗杀组织的老大,你们就不想接下最有挑战性的那个委托吗?霸图雷霆也就罢了,我看这个委托简直是为你们蓝雨贴身打造的啊!@索克萨尔
【石不转】
怎么你要自裁吗?
【生灵灭】
不是说这个委托是个幌子我们都不用管的吗?
【索克萨尔】
前辈你有话可以直说的^_^
【君莫笑】

我看上你们那个金牌了
【生灵灭】
???
【石不转】
???
【生灵灭】
嗷嗷嗷叶黄赛高!!!
…抱歉刚刚没留神手机被小戴抢走了
【索克萨尔】
?????
【君莫笑】
给个助攻呗文州
我是认真的
【索克萨尔】
金牌…少天?
【生灵灭】
默默围观
【索克萨尔】
助攻嘛,倒不是不可以,只是
【君莫笑】
放心,聘礼少不了你们蓝雨的
【索克萨尔】
那就先谢谢前辈了^_^我这就去把委托给他。
【石不转】
封口费别忘了送到霸图。
【生灵灭】
还有雷霆
这多大仇啊分分钟就被卖了
【君莫笑】
哪能呢,这是双赢
跟了哥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索克萨尔】
少天就拜托前辈了^_^

评论(6)
热度(113)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