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all】以神之名 02

我叶我叶!!!冠军冠军!!!

我爱他!!!也爱爱着他的你们!!!
   
    
     
   
    

       “所以说我不是你唯一的神器?”黄少天丧气地低着头,嘴里咬着吸管,声音有些发闷。

       他们现在正走在去拜访“邻居”的路上,天知道为什么所谓的邻居离得这么远,为什么身为神明居然还要步行走路。

       “当然啊,想什么呢。”叶修有些好笑地说:“哥可是神诶,手头没个十把八把神器能好意思出门?”

       “什么!居然有那么多!”黄少天闻言抬起了头,鼓着脸瞪着叶修:“你跟我签契约的时候可没告诉过我!搁现在你这算故意隐瞒劳务信息你要吃官司的!他们人呢怎么不出来?你这样的神也有人愿意跟真是奇了怪了!”

       “哈?我哪样了?”叶修突地探头过来,佯做一脸茫然的样子,因为经常吸烟而遗留下来的烟味儿悄然钻进黄少天鼻子里。初时他还嫌弃过身为神明居然还有烟瘾的叶修,而现在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这股味道有些令人着迷,让人欲罢不能。黄少天内心有些慌乱,急忙后退了一步,掩饰般的胡乱摇摇头,大声嚷道:“没怎么样没怎么样——你好好走路行吗!我说你们神就没个代步工具吗?或者瞬间移动之类的?”

       “嘶——少年你适应的蛮快嘛。瞬间移动不是消耗法力吗,咱能不能节约一点。”叶修抽了一口气,用嫌弃的目光瞥了黄少天一眼,突然加快了步子:“行了别抱怨了,这就到了。”

       黄少天只好闭上嘴,小跑着跟上去。

       不一会儿,叶修站在一家装潢还算亮眼的酒吧前,毫无形象开始拍门。黄少天站在一旁目瞪口呆。

       “……你们神也还挺fashion的啊。”

       叶修没理他,叼着烟开始喊门:“秀啊,云秀,开门开门。”

       “喊喊喊,喊什么喊叫丧呢!”没拍几下,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开门的女子一脸不耐烦,没好气地回道。虽然语气听起来很不友好的样子,黄少天却也能看出来这人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二人关系好罢了。于是他在叶修身后抬起眼,偷偷地打量着这个女子。

       和叶修一样,从外表完全看不出眼前的人是一位神明。眼前的女性面相雍容,穿着华丽,气质优雅,然而指间夹着的香烟又给她若有若无的高贵气质打了个折扣,反而看起来更加容易亲近一点。

       “看呆了吧少天。”叶修“啧”了一声,抬手和人打了个招呼。他拍了拍黄少天肩膀,在对面不耐烦的“你又来干什么”的质询声里“嘿嘿”一笑,理直气壮回答:“带新收的的小子来认认门,以后有事也好过来叨扰。”

       他又扭头对着黄少天,抬手指着门里:“喏,武神楚云秀,这片儿的管理者。以后要是没饭吃可以过来蹭饭。”

       楚云秀挑起眉在门下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蹭饭是吧,行啊。”扭头对着门里喊了两声:“可欣可怡!领着这小子在店里溜一圈!”

       “哎!来啦!”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见两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女在楚云秀身后探出了头。两个小姑娘也不怕生,嘻嘻笑着伸手就把黄少天拉了进去,一边一个拥着他往里头去了。

       黄少天手足无措地转回头看向叶修,叶修对他努了努嘴,口型像是在说“去吧”,他只好不由自主地随她们去了,心里却隐隐泛起一丝不安。

       看着三个小家伙消失在视线里,楚云秀这才让开门,冲叶修意味深长地一笑,“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老叶,走着,一起喝两杯?”叶修只好露出一抹苦笑:“这么明显?你可别寒碜我了。”

       坐在吧台前,楚云秀调了一杯朗姆酒自顾自啜饮着,垂着眼皮就是不开口。叶修无奈,自己动手倒了杯柠檬汁,一口喝下酸得他呲牙咧嘴。

       楚云秀这才抬眼看向他,冷笑一声:“得了你别耍宝了,说说?”她转而换了个语气,一板一眼开口:“‘契约神器太多,未免会有些赘累,再者有什么事有我们就够了,叶神以后还是不要再随便什么人都往回带了’,这话我记得不错吧?答应得那么干脆的也是你叶修吧?怎么着趁他们人不在就忍不住想尝鲜了?”

       叶修哭笑不得。

       “云秀你可别取笑我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他低头用吸管搅着柠檬汁,眉头微皱。“你不提我都忘了这一茬了……文州可不是个好糊弄的。”

       听着这话音,楚云秀眼神一凝,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着叶修。随后她冷着眼问:“被刺了?他昨天才开始跟着你的吧。那你还留着干什么,尽妇人之仁,你想过后果吗!”

       叶修摆摆手,一脸无所谓:“无妨。少天他不一样。他,嗯……”叶修绞尽脑汁想用几个词准确形容一下黄少天的情况,却发现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楚云秀也没空听他这边磨磨蹭蹭,仰头一口干了杯里的酒,她把杯子往吧台上一拍,甩手就要走。

       叶修连忙拉住她,往后一扯把她按回座位上,摇了摇头。“……你还是这副暴脾气。安无的事儿我能解决,只是劳烦你费心给少天下个安神咒。他心里怕也是不安定,毕竟生前经历了那些……也难为他了。”叶修诚恳地看向楚云秀的眼睛,眼底有一丝恳求。

       楚云秀被他看得有些发堵。

       “行了行了。”她有点烦躁,“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当安神咒是万能的么?”

       “大概是不适应吧。”叶修想了想,又补充说:“这小子看着就像那种满肚子心事就是不说的类型,明里阳光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没有安全感。兴许过一阵子就好了。”他拍了拍手,打算起身离开:“就麻烦你啦。我去看看沐橙那边事儿完了没,希望文州他们能晚点回来吧。”

       还没等叶修走出门去,楚云秀本来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开,她冲着叶修的背影露出幸灾乐祸的笑,胳膊肘搭在吧台上往后斜靠着,打了个响指:“嘿,晚了。”

———————————————————————

       黄少天浑然不知这边两位神明是在谈论与他相关的话题,他被双胞胎姐妹环绕着——仔细看他才发现俩小姑娘是双胞胎——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也没那么烦。姐妹俩叽叽喳喳向他介绍酒吧布局,那里是酒窖这里是舞池,当然更多的是跟他普及有关神和神器的知识。

       这才是黄少天没有不耐烦走开的主要原因。

       经过可欣可怡的解释,黄少天才明白了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滞留在此岸并且没有被妖魔污染的纯净魂灵,得到了神明的赐名就会成为其之神器,而神明只有拥有了神器才能与妖魔战斗。

       令他感到不舒服的是,姐妹俩告诉他神器不是只能有一个主人的。

       “有的神器被很多神明赐了不同的名字,能被很多人用。”

       “而且神器不喜欢自己的神明还可以辞职呢!只要让神明收回他赐的名字……”

       “不过我们才不会辞职呢!嘻嘻,别看云秀姐好像很凶的样子,她人超好的!”

       姐妹俩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黄少天却没注意听她们说的什么。收回名字……吗。他伸手抚上自己的心口,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

       原来神器没有心跳的吗,他想,那么为什么在想到名字被收回的时候,我会觉得心脏好像停跳了一拍?

       “黄少天……”他低声念着这个名字,觉得有些暖意,仿佛又回到了与叶修初相遇的时候。他带着光明刺破黑暗从天而降,赐吾姓名,予吾新生。

       “我叫黄少天。”他的语气逐渐坚定起来。

       “哦?黄少天吗——你就是他新收的神器?”耳旁突然响起陌生却温润的男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左一右拥着他的可欣可怡已经不见了踪影。黄少天猝然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令人如沐春风的笑脸。

       明明是再温柔不过的笑,黄少天却猛然觉得后背一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TBC—

评论(32)
热度(140)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