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叶all】以神之名 01

啊啊啊给我叶拼命打call!!!

他是最棒的!!!

还没投票的小天使务必投一票真爱!!!

开文以示感谢!!!
   

※野良神设定,有私设

※更新不定,慎入

※叶all叶all叶all,重说三

       
    

       “喂喂喂你告诉我你就住这里?”黄发少年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伸手指着屋子嘴唇颤抖:“我好不容易相信你这货是个神你告诉我神就住这破地方?说好的神庙呢供奉呢就算什么都没有也不能是个小储藏间吧啊???我信了一辈子的唯物主义居然是被这种事实打碎的吗你这到底算是哪门子的神啊啊啊?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你让我住这里我是拒绝的!绝对!”

       走在前面的被质疑的对象叶修懒懒摆了摆手,嘴里嘟哝了一句“你以为你是明星吗还几十万,地方就这么大你自便啊”就一头扎在了床上。他昨夜与彼岸妖魔战斗了半夜,所用神器又是新结契的新手实在不能算是顺手,当下也着实有些委顿了。更别提新结契的这个少年,嗯……

       怎么说呢,心很大很快接受了自己作为神器的事实,战斗力也十分强悍,化成的长剑刃如秋霜,形若游蛇,端的是锋利无比,令他战斗起来酣畅淋漓。只是可能是是生前的习惯遗留,少年不管是快节奏的战斗时还是战斗结束回来的路上嘴皮子都没停过,从前生到来世从神明到妖魔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叶修难得的思考了一下今天随手与他缔结契约是不是有些欠考虑。

       当然他只是随便想想而已。

       闭着眼睛的叶修头脑昏沉,身体和精神都疲惫到了极点,意识却不由自主地发散开去,仿佛又回到了傍晚见到那小子时窥到的记忆里。作为神明的他能够看穿滞留现世的魂灵的本体,却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强烈地吸引、撕扯,不由自主地想投入进去——他本来没打算再收一把神器的,却在见到那团魂灵的瞬间改变了想法。

       于是他开口吟唱,将这个少年收归于己。

       看到少年化作利刃时叶修还是高兴的,虽然不是自己用惯了的战矛,但是剑也是很容易上手的武器。长度也很趁手,更别说这把剑连他看了都忍不住眨了眨眼。然而下一秒他就沉入少年的记忆里,愤怒、不甘、委屈的情绪铺面涌来,光是克制住自己不要被影响就要用尽他全部力气。

       叶修最后像个透明人,旁观着少年的记忆。

       看着少年幼时被父母抛弃,上了学被同学孤立嘲笑,因为害怕再次被抛弃他努力说话吸引注意,却被朝夕相对的同学嫌烦,再明亮的笑也没人搭理。他眼睁睁看着少年躲在角落,听到同学们评论他“光知道说说说有完没完”“肯定是太烦了他爸妈才不要他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紧咬下唇一言不发,可是手握成拳指甲都陷到了肉里。

       叶修眼底泛起冷光,他确信当时肯定有彼岸生物作祟,却又感到无能为力,毕竟他看到的只是过去,他什么也改变不了。

       令叶修惊异的是,少年用绝大的意志力抵抗住了妖魔的诱惑,只是他虽然还一如既往的笑一如既往的话唠,眼底却不再有温度留存。

       他看着少年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学习,做什么都是一个人。看着他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从沉默到反唇相讥,眼底却再没有一丝波动。看着他最后为了救一个女孩子向着歹徒飞身扑过去,而那个女孩子曾经在背后说他不止一次。

       叶修默然。他知道自己现在在梦里,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他有点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不忍心看到死去的少年一脸满足去往彼岸的时候,无意间回头一看,入眼的是女孩和父母怒骂他“扫把星”“跟他在一起就没好事儿”的狰狞嘴脸。

       “唉。”叶修低叹一声,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愿意继续作为斗神与魔物征战,他累了。比起彼岸的妖魔来,更令人感到厌恶的,永远是摸不透的人心。

       而现实之中,黄发少年自从发现叶修是真的睡过去了之后就闭上了嘴巴。小储藏间里连个凳子都没有,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仰起头怔怔看着叶修的睡脸。

       仿佛前世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朦朦胧胧看不分明,他记不得自己的名字,记不得自己的身世,记不得自己的死因,却阴差阳错记得自己爱说爱笑,嘴里总有说不完的话。在叶修唤醒他之前,他仿佛长时间纠缠在一场噩梦里,不得解脱。梦里有恶心的触手,还有藏在阴影里的一只只眼睛。

       想吐,想把那些触手一根根捏爆,把那些眼睛一个个捅烂,让他们再也不能影响到自己。

       可是冥冥之中总有一个声音充满悲悯地阻止他,告诉他不能这样,告诉他要往彼岸去,要远离,他想抬脚,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只能站在原地,继续接受充满恶意的目光的洗礼。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听到那个低沉喑哑的声音。

       “吾名叶修。”*

       像阳光终于穿透重云,黑暗的世界中出现了那缕光,黑暗中的污秽纷纷溃散,他听到那个声音吟唱着“给予流离失所归去无定的你归定之所”*,终于感觉到眼眶温热,内心深处仿佛在叫嚣着“就是这个人”“不要放他走”,于是他刚一感觉到牵引之力,就义无反顾,再也没有回头。

       他听到这个声音说:“……谨听吾命,化吾神器,名为少天,器为利剑,为吾仆众,从此尊名。”*

       少天……他嘴里念着这个名字,看向光明里的那个男人。好啊,他轻声呢喃,唯愿为你披荆斩棘,从此相随不离不弃。

       我跟定你了。

       他仰起头咧嘴露出虎牙,笑得明亮而又张扬。

      
       

       “傻笑什么呢。”

       耳边传来戏谑的声音,被赐名为少天的少年从沉思中瞬间惊醒。他猛地一抬头,翘起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放下,后知后觉感觉到温热的触感停留在自己发心。还没等他解释什么,就见自称为神的这个男人收回了手,自顾自打了个哈欠。

       “一起出门吗?去见见附近的邻居,顺便跟你讲讲作为神器的规矩。”叶修站起身,歪头看向少年。“嘛,考虑到以后你还会见到许多有趣的人类,你得有个人类名字。唔,既然你是黄头发,姓黄怎么样?”少年——现在应该叫做黄少天了——眼睛一瞪,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还对这个人暗地里宣誓效忠,气愤地大叫起来:“喂喂喂你这也太随便了吧!神都是像你这么随便的吗?起个名都不走心,你是不是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的!说起来我不是神器吗怎么还能变成人的,你还有别的神器吗他们在哪啊,该不会你太不靠谱他们都离你而去了吧,快说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露出一副头疼的表情,从兜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打了个响指,吐了口烟气含混不清地说了句什么,就扯过黄少天拉进怀里,狠狠揉了几把他的头发拉着他往门外走去:“小鬼哪那么多问题,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说。”

       黄少天蓦地没了声儿,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叶修表情怪异,伸手摸了摸后颈,无声地扯了扯嘴角。

—TBC—

*动画原句,部分有改动

评论(27)
热度(134)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