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吹王吹。
微草厨。
老王他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陷入叶王深坑不能自拔
站定叶all毫不动摇(。

【第17首歌/叶王】my sweetest one

@我前面的大佬: @阿银

@我后面的大佬: @放囚 

※字数:6358

※被lof搞怕了_(:з」∠)_因为被封错过了说好的时间就只好卡着706放上来了。我王生日快乐!

※日常向,交往十多年的三十多岁的叶王,本来打算写俩老头子的晚年生活结果发现很多地方不好操作orz零零乱乱不知道写的啥【嫌弃脸。希望没有拖了太太们的后腿!

    
     
     
       七月六号。

 

       早上六点钟,王杰希像往常一样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呆了几秒钟才清醒过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向左扭过头去。不出意料叶修还在歪头睡着,嘴巴微张发出微弱的鼾声。王杰希脸上露出“我就知道”的神情,轻车熟路地伸手帮叶修把下巴轻轻阖上,把头扶正,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他起身下床,换好衣服,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警醒的喜乐蒂第一时间跳了过来,伸头亲热地蹭了蹭王杰希膝盖,又回头朝某个方向“汪”地叫了几声。“嘘!”王杰希蹲下来轻轻拍了拍牧羊犬的头,牧羊犬听话地闭上嘴巴看了眼虚掩的卧室门,轻轻摇着尾巴表达歉意。客厅另一边,黑色的孟买猫轻盈地从猫架上跳下来,几个起跃跳到王杰希肩膀上,被王杰希顺了顺毛之后眯起了眼,嗓子里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

 

       “走了笑笑。”直起身子,黑猫仍然稳稳待在王杰希肩膀上,尾巴勾着他的脖子。他缓着步子走到门口,回头招呼了声还用头拱着卧室门的牧羊犬,开始了每天例行的晨练。

 

       走出屋门没两步,黑猫就从王杰希肩头一跃而下,一溜烟不见了踪影。王杰希也不急,只是摇了摇头,像是在对牧羊犬抱怨,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不知道第多少次感叹着:“小星星比起老星星来真是疯了不少。”笑笑扭头轻快地“汪”了一声,像是在附和一样。

 

       老星星是他们养的第一只猫了,在前些年岁数到了寿终正寝,王杰希很是惆怅了一阵子,还总是盯着笑笑看,眼神忧郁。叶修实在看不下去,不知从哪又抱回来一只猫,外表像极了星星小时候的样子,随手扔给王杰希。王杰希嘴上嫌弃叶修多此一举,心里却也是高兴的。他也懒得另外起名字,就只有在同时提起来的时候才会加个“老”“小”便于区分。

 

       当然叶修表达过抗议,他执意要管猫叫王不留行,就像王杰希独断地给狗起名叫君莫笑。这时候他倒不嫌四个字麻烦了;最后还是黑猫用行动向他表示抗议无效,他喊王不留行从来没得到过黑猫的回应,得到的只有王杰希得意的嘲笑和猫主子疑似不屑的白眼。

 

       大概是猫的智商听不懂四个字的名字吧,叶修最后拍了一下桌子,讪讪地试图把锅甩给星星,不出意料赢来了黑猫的一记落花掌。

 

       王杰希顺着熟悉的街道慢慢溜达着,此时还没入夏,天亮的很早,太阳尚未升起,日光就不知顺着哪里溢出来,洒了一片天空亮堂堂的。他沿着小路缓步走着,偶尔抬头眯着眼看看天色,像是在算计天气晴或雨,其实心里却只是在想着回去怎么和叶修算账。

 

       等他溜完一圈,带着跑得很是尽兴的牧羊犬回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起来了,正微驼着背在厨房熬玉米粥。听见开门声他头也不回,朝着一边的几碟小菜努了努嘴:“刚热好的,大眼儿你给端过去呗。”

 

       王杰希慢吞吞换好拖鞋,试图假装没听见这句话,不料叶修早就猜到了他的反应,加大了声音又招呼了一次。君莫笑呼哧呼哧吐着舌头往那头跑过去,叶修随手扔了段香肠给它,又把拱着他腿的大狗用脚往外推了推。

 

       “大眼儿!快带你儿子吃饭去别在这跟我捣乱!”

 

       王杰希撇了撇嘴,走过来端起一碟咸菜和一碟小香肠:“这时候不是你儿子了?”叶修笑笑,扭头凑过去“啪叽”亲了王杰希一口,“没不认,瞧你这什么你的我的,咱儿子咱儿子。”

 

       王杰希顿时横眉冷竖:“你又偷吃一帆给我带的榴莲糖!吐出来!”

 

       喝上粥王杰希才又想起要和叶修算笔帐这回事。他“咕嘟”咽了一大口,抬头瞟了叶修一眼。谁知这一抬头正好对上叶修看过来的眼神,他扬起眉头,伸手亮了亮腕上的石英表。

 

       叶修顿时心虚地移开目光:“那什么,杰希啊,你知道哥早上一向起不来的,是吧。”王杰希不紧不慢地接过话头:“嗯,某人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昨晚那话说的那实诚劲儿,跟真的似的,是吧。”

 

       叶修举手求饶,苦哈哈地绕到王杰希背后给他捶背捏肩,认错的态度可以说是十分诚恳了。然而王杰希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他好整以暇地咽下最后一口小香肠,把碗往桌子上一搁,轻飘飘留下一句“桌子归你收拾”就去了书房。

 

       身后叶修熟练地收拾起盘碗,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没办法,本来俩人就都不怎么勤快,约在jjc斗个你死我活就为了抢一个可以少做家务的名额。结果那时候他俩都已不复当年,解除了封印的魔术师虽然再也没有当初大杀四方的样子,可终归是比斗神晚了几年退场占了些许年龄优势,叶修手段尽出也没能力挽狂澜。从此三分之二的家务都归了叶修,不服气的叶修只好在床上找补回来。可是王杰希是谁,大不了躺着享受呗,叶修又哪舍得真让他受罪?让无数人头痛过的斗神可以说是被魔术师吃的死死的了。

 

       王杰希自从前两年在联盟转成闲职,就整个人一副退休老干部的样子,显得越发傲娇起来。他养成了早起逗猫遛狗晨练的习惯,还非每天提溜叶修起来陪他一起。叶修经受了一个礼拜惨无人道的对待,终于屈服地签订了丧权辱国协约,承诺在魔术师不高兴的时候承包所有家务,换来了每天睡懒觉的权利——他比王杰希退的还早几年,除了平时偶尔给叶秋帮帮忙,现在也算闲散在家了——从此日常被王杰希逮住机会就赖上他,都已经成习惯了。

 

       不过今天也怪不得王杰希小心眼儿,谁让叶修昨天突发奇想,记起今天是王杰希生日,信誓旦旦说要早起,从早上开始一整天都陪着老王。王杰希本来也不在乎这些纪念日什么的,多俗套,他们俩大老爷们儿的。可是叶修这想一出是一出的,说了又不做,就很气了,像天上一馅饼儿掉你头上,你拿起来刚要吃,一口咬空了不说,还震得牙根发麻。

 

       他在书房打开电脑开了一局飞行棋,第三次被踢回老家的时候听着外面的动静像是收拾完了,等了等叶修却没进来请罪,像是又和谁打起了电话,声音模模糊糊听不分明。王杰希默默又给叶修记了一笔,左手撸猫的手不由得重了一点,星星炸起毛“嗷”了一声,蹭蹭爬到他的头上拿爪子踩了几脚,从窗户窜出去了。

 

       气,昨天晚上明明一副“我的眼里只有你”的肉麻相,撩完就跑算什么本事!

 

       他倒是忘了昨天他压根就没信叶修能真的按时早起这回事儿了——他甚至没打算真把叶修叫起来,当下脑海里叶修不重视他的弹幕刷到飞起。老王一咬牙,只见屏幕里他的绿色小飞机第四次被踢了回来。

 

       叶修倒完全没想到王杰希这头已经开始在心里给他扎小人儿了。好吧,他其实是有预谋的,起因是队里几个后辈上次来家里玩,说话间打趣般提了一句“原来前辈在家里也是处在底层地位啊”。可能是人闲下来就爱瞎琢磨,叶修后来闷头回想了一下,觉得王杰希真的没以前重视他了。要么自己一个人出门遛狗,要么拎着一壶茶去胡同口看人下棋,都不带和他多待的。

 

       叶修心下一惊,掰着手指算了算日子,寻摸着人们常说什么七年之痒,他俩这可是七年都不止了。平平淡淡就这么过了这么些年,你损我一句我压你一口的,给人一种就这样就能一起天荒地老的错觉。这临到人年纪大了再搞什么劳什子的感情危机?叶修想象着王杰希的大小眼温柔地看着隔壁秃头老李,蓦地打了个哆嗦。

 

       那可不行,大眼儿是我的,一年两年是,一辈子两辈子,生世都得是。

 

       毕竟是当过魔王的人,叶修双眼一眯,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王杰希在书房左等右等等不来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这要是以前,叶不羞还不早早端着水果来哄自己开心?反常,太反常了。思路一向放飞自我的魔术师大大已经一路想到了外遇离婚和最后的晚餐blabla,脑内剧场已经演起了大型家庭伦理苦情剧。

 

       好吧大概是想多了,最后魔术师强行掐断了脑洞,脑内弹幕停留在一片原谅色的“那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不过事情反常倒是真真儿的,想到这里他放下鼠标,打算出去探探敌情。

 

       王杰希端着他那个退役时队里的孩子们一起送的微草定制版随行杯,装成一副要去客厅接水的样子。他定了定神,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打开了书房门。

 

       ……结果房子里半个人影都没有。叶修也不知道去哪了儿了,王杰希喊了声笑笑,喜乐蒂闻声从厨房跑出来,嘴里还叼着半截香肠。

 

       “你爹呢?”王杰希去看了眼卧室,又顺手瞄了眼卫生间有没有人。君莫笑屁颠屁颠跟在王杰希后头,听了王杰希的话歪头朝门口的方向叫了几声。

 

       这是又出门了?王杰希内心不免烦躁,本来没当回事的生日却因为叶修的言行不一,存在感格外强烈起来。

 

       这人真是太假了,一句话也不能信。王杰希一边吐槽一边拿起手机,想给叶修打个电话。点开联系人界面,手都悬在“拨号”上面了他又犹豫起来。上次聊天的时候喻文州说了什么来着,先在乎的先输?虽然知道那时候他其实是感叹的别的事情,王杰希还是鬼使神差又把手机放下,告诉自己要等叶修自己来解释,从而占据道德制高点,好再躲几次家务什么的。

 

       哪知道这一等他就等了一天。叶修甚至连午饭都没回来吃,也没来个电话说一声,就这么大半天的不见踪影。王杰希下午本来应该和叶修一起组队下本的时间骤然得空,他翻了翻书架上的哲学书,发现哲学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又打开电视看了会儿职业联赛重播。电视里微草对蓝雨的良好表现一度让他嘴角上扬忘记了当前的情况,可惜年轻解说的一句“这个战术还是号称‘荣耀教科书’的叶修大神率先提出来的”,就又让他回到现实,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冷着脸关掉电视,王杰希左转右转,最后开始挽起袖子给君莫笑洗澡。洗到一半星星大概是听到动静踱步进来,发现情形不妙转身就想跑。王杰希养猫十数年经验多丰富啊,他腿又长,一抬脚踢上门,伸手把黑猫拎着脖子那块软肉提溜起来。

 

       “跑什么跑,洗个澡而已,你看笑笑多配合。”一边语重心长地说着,一边把黑猫整个按进盆里。

 

       星星要是知道今天的倒霉事全是拜他爹所赐,大概会毫不犹豫一爪子乎上去吧。

 

       费了老大事给两位祖宗(主要还是星星)冲洗干净,王杰希拿起吹风机真是有点身心俱疲,差点就又忘了叶修的事儿。他听见叶修开门进来的时候,还下意识抱怨道:“下次还是你来吧,对付他俩比对付蓝雨那俩人还费劲。”

 

       “哟你这是上来了哪门子兴致,不是说夏天归我冬天归你吗?”叶修大概也没想到懒如王杰希也有主动揽活儿的一天,差点把眉头挑进发际线里。他伸手接过毛被吹得蓬松起来的黑猫,亲热地在额头上顶了顶。星星高冷地接受了铲屎官的示好,然后一爪子糊上叶修的脸,一扭身窜回窝里懒洋洋伸了个懒腰。

 

       叶修无奈地皱了皱鼻子,一只手拿过吹风机继续给听话趴着的大狗吹毛,一只手却伸回背后不知从哪掏了朵白玫瑰出来,弯腰插在王杰希衬衣胸前的口袋里。王杰希神色随之先是一缓,立马重又肃然起来,开口时语气不轻不重:“一大下午的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打一个。”

 

       “咦你没给我打电话啊?我手机忘记带了来着。”叶修表情无辜,话里透着显而易见的惊讶,倒好像一切都是他没打电话的错了。王杰希一口闷气噎在胸口,冷哼一声,一甩手出了门,不想再看见叶修那张嘲讽脸。

 

       叶修也没什么动作,就只低头逗弄君莫笑,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闷笑。

 

       客厅的灯被关掉了。不过这会儿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倒也不怎么碍事;最主要的是桌子上的蜡烛发出明晃晃的光,一闪一闪的快要晃瞎王杰希的眼了,两只都是。他眉头一挑,慢悠悠走过去,抱着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桌上标准的烛光晚宴配置。

 

       “怎么样大眼,喜欢吗?”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一手揽着他的肩,把头凑在他耳旁轻声问。

 

       王杰希轻嗤一声,“装什么大尾巴狼,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你说你土不土?”

 

       叶修大剌剌往桌对面一坐,哂笑道:“再土也还不是把你拿下了。”语气里满是得意。他举起酒杯,对着王杰希眨了眨眼,“大眼爸爸可否赏个脸?”

 

       “不赏,我又不是二皮脸,没多余的脸可以赏你。”王杰希垂着眼拿起刀叉,面上平平淡淡的,看起来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了:“再说,你没脸没皮也挺好的。”

 

       叶修心想这老王怕是还在耿耿于怀自己一天没在,暗暗把叫他去确认细节的叶秋骂了千百遍。幸好他没别的长处,就是脸皮厚不怕嫌弃,赶紧放下杯子给王杰希切了一大块牛排到他碟子里,一边还得陪着笑:“是是是,女王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什么都依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才能意识到,他的嘴皮子才是最能拉仇恨值的呢。

 

       好在王杰希有了吃的心情一愉快就把下午的躁动都扔到了脑后,俩人偶尔碰个杯也算和和美美,唯一的遗憾是没有音乐——叶秋说要给他们把留声机搬过来,被叶修以“大眼不爱听”为理由一口回绝。

 

       其实他就是懒得搬。

 

       现在他倒是有那么几分后悔,觉得要是有音乐佐餐,效果可能更好一点。他想起下午在叶秋会议室等布置完成的时候,外面的音响隐约传来的音乐声。“you’re my sweetest one”,那首日文歌里他只能听得懂这一句,但是听到这句时,他满心满脑子都是王杰希。不过也没什么,叶修低头看了眼表,抬头望向慢条斯理切着牛排的那个人。

 

       看着王杰希修长的手指握着银色的刀叉不疾不徐切割着,光洁的刀面上映着那人悠闲的神态,像王端坐在他的王座上,什么也不被他放在眼里。他的眼里满是爱意,甚至一贯的嘲讽都没了踪迹。

 

       “杰希啊……”叶修说,然而他刚开了个头就被王杰希打断了。

 

       “别介,”王杰希拿起餐巾抹了抹嘴,抬眼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我不听我不听,鸽了我一天的事儿你别想就这么翻过去啊。”

 

       叶修猝然被堵了一嘴,有些气急:“我说大眼儿你别得寸进尺啊,我跟你说,最多一个月的碗,没得商量。”

 

       “还有一个月的地。”

 

       “半个月!”

 

       “成交。”王杰希抱手后靠在椅背上表情愉悦,“那就从今儿开始吧,赶紧的。”

 

       叶修哑口无言,他虚着眼瞅着王杰希,王杰希一大一小两只眼睛反瞪着他,愣是不为所动。不一会儿,他俩一起“噗嗤”笑了出声。

 

       “所以你当真不跟我解释一下你莫名鸽了我一天去干什么了?”王杰希摆了摆手,不知道是示意刚才都是在开玩笑,还是说只是不用现在收拾,依叶修看来大概是后者。听见王杰希的质问,他又抬手看了眼时间,觉得差不多了,起身过去把老王拉到了阳台上。

 

       王杰希顺势躺倒在躺椅上,打算看叶修这是玩的什么花样。

 

       叶修跟着躺在王杰希身侧(庆幸当年买的双人躺椅),悄摸攥上王杰希的手,手指顺着缝儿贴到了合适的位置,语气吊儿郎当的:“哥去给你摘星星了,可是费了好大功夫你可得好好犒劳我。”

 

       话音未落,就见星星不知道又从哪个角落猫出来,拿爪子轻轻勾了勾王杰希衬衫领口,窝在他心口上团成了一团。

 

       王杰希抬手给猫顺着毛,“嘁”了一声,也不接话,老神在在的。

 

       星星懒懒的“喵”了一声。

 

       叶修于是锲而不舍:“你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吗?”

 

       “记得,哪能不记得啊。我男朋友跟我交往了五年才第一次给我过生日,然后告诉我之前我知道的他的名字都是假的。”老王斜睨了叶修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哦,在我之前还不知道有几个比我早知道的。”

 

       “没几个,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叶修俯起身,单手倚在王杰希头边低头看着他,在他脸上打上一片阴影。

 

       星星惊得“蹭”地从王杰希身上跳了下去。

 

       他蓦地收起脸上的调笑,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

 

       “杰希,我心悦你。”

 

       漫天星光骤然落下,在天际划下一道道明亮的痕迹。叶修直起身子,跨在王杰希身上,背对着星空张开双臂,脸上的表情像年少时一般轻狂。王杰希想起当年叶修三连冠的时候,他站在台下,整个赛场都在欢呼“叶秋”的名字,声音在他耳旁涌成一波波浪冲得他发飘。“叶秋”如同之前每一场比赛、每一次夺冠一样没有出现,可是那时他脑海里的斗神,大概就带着像叶修现在这样的表情吧。

 

       “我喜欢你啊王杰希!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你!每一分每一秒都越发的喜欢你啊!你是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啊!”叶修大声喊着,声音在夜空中破碎飘远,和满天流星一起去向未知的远方。

 

       王杰希抿了抿唇。突然他一探身,一把扯着叶修的手腕把他扯倒,叶修瞪大眼睛,猝不及防压在他身上,耳旁传来王杰希温热的呼吸,有点急促,像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你只靠说的吗,还是不是男人了?”他听见王杰希轻快的声音穿进耳廓,像星星伸出小爪子挠在他的心口上:“来做。”

 

       ……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事后王杰希抱怨叶修忘记跟他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叶修一脸委屈,我都托叶秋找路子搞到人工流星雨了你还嫌不够,你还要我怎样?

 

       王杰希揉着腰说快得了吧,你提到我们第一次生日的时候我就猜到剧本走向了,那天除了流星雨不就剩下在落地窗前干了个爽。唯一没想到的是你真搞来了流星雨。

 

       叶修叼着戒烟糖一脸怀念,可惜换了房子玩不成落地窗play了,不过阳台play我觉得也还不错你说呢?

 

       王杰希呵呵一笑,滚出去扫你的地去吧。

—Fin. —

评论
热度(69)

© 一枚拙茧 | Powered by LOFTER